分享这个

巫师 推荐

最近更新 October 29, 2018

在这一页

The Ultimate System终极妙⽅ - 第8章

灾难过后

David翻过⾝接听电话, 他才好不容易正要⼊睡、这电话铃声来得实在太讨 厌了。 Nate Frazier在电话那⼀端说道:『David, 你知道你应该要先对柜 台交代说要迟晚退房的, 那⼏乎应该是没问题的...但是这样视为理所当然 并不好。⽆论如何, 如果你想要再住⼀晚、还要⼏顿⾃助餐的话, 我可能还 会为你安排。 』

David这下⼦完全搞糊涂了, 他不懂为什么会因为没交代要迟晚退房⽽被责 怪、现在才⼋点..., 他翻⾝到另⼀头看时钟, 12:45! 他只剩下⼗五分钟就要 上班了, ⾃⼰肯定⼜睡了好⼏个钟头、⽽不是才刚刚⼊睡⽽已。他终于回 过神清醒过来、回答Nate的电话:『啊…不好。我怕我不能再住下去了, 我今天要上班。我得在⼗五分钟之内离开这⾥, 对不起⿇烦你了。 』

Nate开⼼回应道:『⼀点也不⿇烦, 你有需要随时打电话给我。 』

David想都没想就说:『我可能需要有⼈载我去上班...嗯...我的⻋昨天晚 上发不动, 我不确定今天⻋⼦是否能够发得起来。 』

system_chapter_8_1

Nate知道David所说的「⻋⼦」其实是他⾃⼰杜撰出来的, 不过他不想戳 破这⼀点。 『David, 我必须告诉你, 因为我也想这样做, 派⻋⼦载你去⼯ 作, 可是当我们在说话的同时、⻋⼦已经被派去机场了。 』

David真的想要等⻋⼦载他回去, 然⽽对Nate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、因为 ⻋⼦根本就没被派出去。 David的⾝价不值得派司机载他去⼯作。除此之 外, 如果真的这样做的话, 要是他们知道他派⻋送⼀位玩⼩钱的客户从赌场 到杂货店⼯作、那肯定会被责怪没有正当性。 David就只是⼀位普通的客 户⽽已, 虽然他最近买⼊(⽽且输了)好⼏笔⼤钱的筹码。

David最后回答说:『没问题, 我应该会及时到那⾥的。 』虽然Nate不在 乎David是否会迟到, ⾄少, 迟到⼀下应该不⾄于丢掉⼯作, David还是想顾 ⼀下颜⾯。

David考虑⼀下情势、决定第⼀件事就是打电话过去A Penny Saved省⼀ 分钱杂货店、告诉他的⽼板、熟⻝部经理Nicholas Allison, 说是⾃⼰会晚 点到。他打到客服部⻔、电话被转接到熟⻝部, Nicholas在电话响三声时 接通了, 『感谢打电话过来A Penny Saved省⼀分钱杂货店熟⻝部, 我是 Nicholas, 需要帮你做什么吗? 』

David已经想好要如何做, 当他打电话给Nicholas时, 他希望是别的员⼯接 电话、然后请对⽅转达⼀声就可以了。虽然稍后他还是得向Nicholas当⾯ 交代理由。 『嘿, Allison先⽣, 』他开始说道:『听着, 我的⻋⼦今天发不 动、因为找不到别⼈载我、我必须⾛路去上班。我确定会在三点之前 到。 』

Nicholas Allison考虑了⼀下, 他想到曾经⻅过David有⼀两次⾛路过来店 ⾥, 是从公路那边⾛过来的, 所以他不确定David是否真的有⻋, 如果他没 有的话, 那为什么David会对他说谎关于迟到的理由。即使是这样, 他也不 在乎这是否是在扯谎; 他⼼⾥决定, 反正扯谎归扯谎, 什么理由并不重要, 于是就说:『好吧, 你尽快过来这⾥就是。这会影响到你的全勤奖⾦ 吗? 』

David不解问道:『你的意思是? 』

『我以前遇过这种状况, 这就是为什么必须要求全勤的理由、⽽不只是奖 励⽽已, 』Nick说:『员⼯只要⼯作的时间不缺席、这样才能拿到全勤奖 ⾦, ⼀旦缺班迟到,那么全勤奖⾦就没了。我希望这⾥不要发⽣这种事。 』

天哪, David⼼想, 他实在恼⽕了, 就这件事来说, 他们总是按季来针对完美 出勤纪录发放全勤奖⾦以兹⿎励。再说, David⼼想, 这是我第⼀次迟到, 怎么就计较起来了?

没有指出这些理由, David却回答道:『我确定不会的, 我会在三点之前 到。 』

system_chapter_8_2

David迅速想了⼀下、是否要在Golden Goose⾦鹅退房之前冲⼀次澡。再 说, ⽆论有没有冲澡、等他⾛路回去⼯作肯定⼜是⼀⾝汗, 不过⾄少先冲澡 会⽐较不那么浑⾝汗臭。他还是冲了澡, 这是他毕⽣洗最快的⼀次澡、并 且穿上前⼀天的⾐服。他不想穿他的⼯作服, 因为等到他上班时⼜会浑⾝ 汗湿, ⾄少等到⼯作时再穿的话、⾐服还是干的。

David冲向电梯、⼿中拎着两只A Penny Saved省⼀分钱杂货店的购物袋, ⼀只袋⼦装着昨天到赌场时穿的脏⾐服、另⼀只袋⼦装着他的⼯作服。似 乎等⽐平常更久的时间, 电梯来到他的楼层、将他带到底下的赌场。他直 接到酒店柜台办理退房、并没说到任何理由。之后, 他决定从靠近赌桌游 戏区的侧⻔出去, 即使那只差⼏呎的距离, 赌场的侧⻔技术上来说, ⽐起从 前⾯正⻔与杂货店的距离要更近⼀点。

当他经过赌桌区时, 他注意到Sammy当天很早就来花旗骰赌桌开赌了。他 刻意⼤声喊道、声⾳⼤到除了Sammy之外、⼤约有⼆⼗个⼈转过头来, 听 到David喊着:『嘿, Sammy, 早安! 』

『你说了算, 』Sammy回应道:『这杂货店的袋⼦是干嘛⽤的?⽤来装你 全部的现⾦吗? 』

David想到⾃⼰空空的⽪夹、脸⾊登时转⽩:『不是, 我正在省钱准备改天 再玩。嘿, 有件事很重要, 我的⻋⼦发不动了, 你是否可以载我去⼯作。 』

system_chapter_8_3

Sammy怀疑(那是正确的)David是否真的有他⼝中所谓的⻋⼦, 但是即 使如此, 他没理由不帮David这点⼩忙。 『好吧, 没问题, 反正我正在输 钱。就先让这孩⼦完成他的骰局、然后我们再上路吧。 』

那⼩伙⼦⼤概知道David正在赶时间, 因为他再掷两次之后⽴即就七点出 局。

『看到没? 』Sammy问:『那孩⼦肯定知道你赶着要上班、因为他很快 就掷出七点了, 是吧? 』

David回报以微笑:『他肯定是的。我可以给你点什么来答谢这次开⻋载 我吗? 』David如此问、希望Sammy不知道他的⽪夹⾥没半⽑钱、也没 半⽑钱可以回报。基本上他是在吹嘘, 不过还是想保住⾯⼦。

即便他没说什么, Sammy机灵地怀疑(再次正确)David⾃从昨晚⼤输之 后、⾝上可能没剩多少钱。毕竟, Sammy⼼想, 这家伙在熟⻝部⼯作, 他⼜ 能有多少钱呢? David感到松了⼀⼝⽓, 因为Sammy并不想让他难堪, 此 外, 他也不想要他的钱。 『不⽤了, 』他答道:『你或许有⼀天也会帮我 类似的事, 即使那⼀天永远不会到来, 我知道你会愿意的。 』

『当然, 』David回应道:『当然我有机会肯定会回报你的。 』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Sammy对于他那⼀部三⼗年旧的Mercury Grand Marquis⽼⻋感到骄傲不 已, 这是谁都知道的事。 Sammy载着David这五分钟期间, David的思绪在 交谈之中来回转着。

『…店⾥、赌场, 当然, 教堂, 我应该常去的。我并不带她到别的地⽅, 也许 ⼀星期只跑了⼀百哩路, 或者差不多, 在她⾝上。 』

David⼼不在焉地问:『在谁⾝上? 』

『这辆⻋⼦, 』Sammy答道, 他忍不住感到有点恼⽕、不只是免费载David ⼀程、他在交谈时连最基本的专注礼貌也没有。 『我不会开它跑⻓途 的, 』他继续说道:『我总是将它停放在⻋库⾥。我只想要它看起来和我 刚买的时候⼀样新。 』

system_chapter_8_4

『这是⼀部漂亮的⻋, 』David说道。

『是的, 』Sammy表⽰同意:『如果它⽐我活得久、我可⼀点也不会惊 讶。我还是会⾃⼰亲⼿换机油, ⾄少, 如果我的⼿还⾏的话。我的关节炎已 经折磨我很久了, 时不时发作, 到现在已经⼗年了。 』

当他们经过⼀位⾼中⼥⽣、双⼿举着「啦啦队洗⻋, 左转」的标语牌, Sammy沉吟道:『虽然, 我⼀般不会让别⼈碰她的。 』

David笑出声来, 即使他昨晚经历了悲惨的结局, 还是说道:『你实在⽆可 救药, 』他说:『你以为她成年了吗? 』

对他来说实在⽆所谓, 他已经不可能吸引到任何⾼中年纪的⼥孩了, 不过 Sammy还想保住⼀点⾯⼦, 『喔, 算了吧, 她看起来已经够⼤了! 』

David实际上并不在乎谈的是⼥孩还是⻋⼦, 他的⼼思还在回想昨晚做错的 每⼀件事。这些错误在他的⼼⾥交织累积着, ⽽讽刺的是, 玩着负值期望值 的游戏、事实上输光⾝上所有的钱与他所相信的错误并⽆任何关连之处。

David转头四处观看, 虽然他不能抱怨能够免费被载⼀程、⽽不⽤到⼯作时 满⾝⼤汗, Sammy持续以低于速限⼗五哩的速度开着⻋。其他的⻋呼啸超 过他们, 其中还有对Sammy按喇叭的, Sammy只是善意地挥⼿回应。 David⼼⾥想着, Sammy载着他回去⼯作、这⽐他⾃⼰⾛路到底能够快多 少。

除了对于Sammy开⻋的⻳速感到有点困扰之外, David内⼼感到⼗分空 虚。他觉得整个⼈空荡荡地、好像之前的⼏天已经让他的感官迟钝⿇⽊。 他环顾四周, 再度觉得宛如是在观看电视⼀般、映⼊眼帘的是他透过萤幕 所看到的世界, ⽽他只是远远抽离的旁观者、不像亲⾝经历其中的参与感 觉。

system_chapter_8_5

他瞪着⾃⼰的⼀只胖⼿、将⼿放在腿上试试看是否有感觉...是有⼀点。他 意识到施压在⼤腿上的触感、并且察觉⼿中的压⼒, 感觉有点迟钝和超现 实。唯⼀真实的是他的胃正在咕噜作响, 他饿了, 但是没钱能够解决。他得 要空着肚⼦⼀直忍到回家, 即使那样, 他也不确定接下来的三天会有什么可 以带去上班当午餐的东⻄。

『糟糕, 』David说:『对不起, 不过你刚刚开过头错过我的店! 』

Sammy朝他的右边望去、知道他错过了转弯的地⽅, 那时他开始谈到关于 他那部Grand Marquis⻋⼦的历史, 就像David⼀样, 变得有点与现实抽离 了...虽然原因⼤不同。即使在路上回转相当安全, 因为对向⻋道并没有来 ⻋, Sammy反倒决定再开⼀段路到加油站、到那边再转回来。

Sammy在雜貨店前⾨停住⾞⼦, 想了想, 卻沒有將⾞⼦停到後⾯。『我希 望你別介意, 』他對David解釋說:『不過既然我都已經來了, 我想順便買 這幾天的吃⻝⽤品。』

Sammy在他的上⾐⼝袋掏摸⼀阵、拿出从Golden Goose⾦鹅赌场带出来 的筹码、总共超过$100左右, 将筹码放在仪表板上头。 David吃惊道: 『你就这样放在那⾥? 』

『当然, 』Sammy答道:『我会锁上⻋⻔, 这个镇的治安相当好, 我不认为 会有⼈会进来抓⼀把赌场的筹码。 』

David⼏乎想要和Sammy⼀起⾛进店内, 但是却⼜转了回来。当然, David 从⼩就没偷过东⻄, ⽽他不确定是否有⼒⽓去打破⻋窗然后...

David猛然摇头、将窃取Sammy财物的念头驱散, 这⼈刚刚才载他过来, 任 何⼈这样做都是不合情理的。他实在忍不住、但是惊讶⾃⼰竟然会有这样 的念头。虽然这不是什么⼤钱, 他肯定会被抓去关的, 因为可能会有⼈⺫击 他打破⻋窗。这也是他⼯作的地⽅!

David和Sammy⼀起⾛着, 再次感谢载他⼀程, 接着就去打卡上班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system_chapter_8_6

David⼀时忘了曾经打过电话给Nicholas Allison, 必须先到办公室得到当天 的迟到撤销然后再去打卡。他⾛过去和Jessica说话, 那位⼥孩约莫⼆⼗多 岁、浅棕⾊头发绿眼珠, 就是他扯谎约会的对象, 她刷过经理的卡⽚让他进 去。

David⾛到后⾯的熟⻝部、⼏乎⻢上就遇到Nicholas Allison. 『David Landstrom, 』他哼道:『今天⻅到你真是荣幸。 』Allison看着他的⼿ 表、注意到刚好过了1:30, 『来早了, 这么早。好吧, 没有你所说的那么 晚。我想你是找到有⼈载你了。 』

『是的, 』David说:『那可真好, 不然我⾛到这⾥可能已经浑⾝是汗 了。 』

『说到仪容, 』Allison开始唠叨:『你今天准备穿什么去⼯作?我可曾要 求「Dawg Pound狗园」是A Penny Saved省⼀分钱杂货店的制服吗? 』

David低头看了看两个⽉前他在GoodWill⼆⼿店买的那件T-恤, 主要是这件 ⾐服他才穿得下。 『喔, 不好, 我很抱歉。 』David拿起其中⼀只购物 袋、解释说:『我不知道会有⼈载我, 我的⼯作服放在这⾥! 』

Nicholas Allison扬起左眉对David说道:『我可以假设你没有打卡、因为 你还没有穿上你的⼯作服? 』

David在⼼⾥咒骂着、抬起双眼仰望他并不相信的上帝。这⼀天实在愈来 愈糟, David⼀度想要请病假的, 但是他显然没有⽣病。 『不是的, 』David 沮丧地回答:『我有打卡, 我会尽快穿上⼯作服的。 』

David⾛进洗⼿间、咒骂他那位想像中的⼥朋友Jessica, 他⾃⾔⾃语念 道:『你没料到那个⼥⼈⾄少应该告诉我没穿⼯作服。她不是在我没穿制 服时就让我打卡进来的吗? 』虽然David⾃⼰不管他的荒谬逻辑。 Jessica可能只是想到David要到洗⼿间换⾐服、⽽她就顺便让他进去⽽ 已。

David⾛进残障者的隔间、很快发现那⾥的设计也不适合换⾐服。最后他 想出办法, 他可以不需要打开隔间的⻔、脱下⽜仔裤换成宽松的⻓裤和T恤。他再度咒骂⾃⼰, 因为发现前⼀天匆忙打包赶去Golden Goose⾦鹅赌 场时、忘了带他的⼯作名牌。这⼜是错误清单的另⼀项, 他⼼想。

system_chapter_8_7

在平常的⽇⼦, Nicholas Allison不会没注意到员⼯没有挂上⼯作名牌, 对于 David这正是他所担⼼的平常⽇⼦。当David来到熟⻝部时, Allison说道: 『请跟我过来办公室⼀下。 』

虽然Allison⼏个⽉前曾经在不同的办公室⾯试过David, ⽽Allison他的个⼈ 「办公室」不过只有⼀张⼩桌⼦、类似于⼩学⽣的那种、有⼩隔间装著书 本和杂物, 就在准备⼯作台的旁边。当有⼈被叫到Allison的「办公室」时, 这些⼈在接待熟⻝部与热⻝部顾客的同时、从后⾯的准备⼯作间⼊⼝就可 听到⾥⾯的动静。当然, 这样会被David视为莫⼤的羞辱。他知道别⼈正在 偷听、因为他曾经看过别⼈这样听着⾥⾯的动静, ⽽他也讨厌承认, 他⾃⼰ 偶尔也会如此这般偷听。

Nicholas Allison坐在他的椅⼦上, 那张椅⼦也类似⼩学⽣的椅⼦, ⽐了个⼿ 势、要他坐到旁边的凳⼦。 『Landstrom先⽣, 』他轻柔的声⾳尽量带着 威严:『我们今天得要谈些事。 』

David对于他即将要惹的⿇烦并不特别在意、他知道那些事迟早会被拿出 来说的。事实上, David主要是在乎这些废话还得要扯多⻓的时间, 他已经 决定了, 如果超过⼆⼗分钟的话、那么他就会辞去他的⼯作。他看看时钟, 1:46, ⼼⾥决定如果时间到了2:06这个会谈还没结束的话、他就起⾝⾛ ⼈。

Nicholas看着David问:『你知道今天我们为什么要聊⼀聊吗, David?』

David不可置信他就要和这家伙来⼀场类似⽗⼦之间情感交流等等的狗屁 ⻓谈, 『是的, 我相信我知道为什么我们要谈⼀谈。 』

Nicholas实在找不出更俱优越感的样⼦, 『好吧, David, 我可以问⼀下为什 么你认为我们需要谈⼀谈? 』

David忍不住看了时钟, 还是1:46, 『我正要猜看看今天我迟到了会怎 样? 』

『那是很棒的假设, 』Nicholas持续着同样优越感的声调:『有⼀部分是 对的。很不幸地, 我们还有其他的事要讨论。 』说着, Nicholas从他的个 ⼈档案柜拿出⼀叠标⽰着「Landstrom, David K.」名字的档案夹。

system_chapter_8_8

David说道:『我是说, 如果你忙的话, 我同意你对我写的任何评语。如果 你要炒我鱿⻥的话, 请便就是。 』

Nicholas瞬时将⾝⼦往后靠:『David, 我不能相信, 即使是因为今天发⽣ 的事, 如果我真的想要、那我也有充分的理由解除你的职务。事实上, 顺带 ⼀提, 我不会的。我对你从来没有真正的问题、直到你在星期⼆⼯作结束 那时。 』

『好吧, 』David说道:『我应该要感谢你提起那件事, 就请让我承担 吧。 』

『请你耐⼼⼀点, Landstrom先⽣, 』Nicholas答道。 David搞不清为什么 他总是将正式的姓⽒称呼与个⼈名字混来混去, ⽽Nicholas可能也不清楚 理由, 『这是店⾥的政策, 我得正式解释每⼀则写下来的细节、并且提供你 辩解的机会。如果你选择辩解, 那么我们必须详述任何写下来的辩解细节 让店⾥的协理过⺫。 』

天啊, 我⼜不辩解, 就让我静⼀静吧!

当然, David可以勉强克制⾃⼰别那样回应, Nicholas继续说道:『第⼀个 问题是, 我们知道你⽤预先切好的蔬菜去装菜盘、就在星期⼆晚上, ⽽那不 是快速订购项⺫。你可能知道, 预先切好的芹菜条和花椰菜的标价较⾼, 如 果我们⾃⼰切的话、它们也会让店⾥耗费更多的钱。因为这样, 你只有在 快速订购时才可以⽤预先切好的蔬菜, 这也就是你收到订购之后、你有不 到两⼩时的时间准备、根据顾客订货的时间还有熟⻝部开放给顾客取货的 时间、之间相隔了多少⼩时来计算。 』

『对, 』David喃喃道:『我当然知道两者之间的不同。 』

『即使是那样, 』Nicholas回应道:『你却⽤预先切好的蔬菜去准备⾮快 速订购的菜盘、这样会花费店⾥更多的钱。你可以解释为什么要这么做 吗? 』

David回答道:『我很抱歉, 我⼀直到下班前⼗五分钟才想到要准备菜盘、 我知道你在星期三早上进来时⻢上就要⽤到。 』

『我可以假设你不想要这个辩解被记录下来? 』

David再也藏不住他的恼怒, 『我这可不是辩解了吗? 』

『那就够了, 』Nicholas不以为然地回应:『这将被列⼊Step One章程⼀ 的相关纪录、在「错误使⽤公司器具」位于员⼯⼿册第⼗三⻚、不可否认 的细则条款⾥。你同意我的⻅解吗? 』

『⽼实说, 』David答道, 甚⾄更快地失去耐性, 『我从没读过那本员⼯⼿ 册, 我不必要也不想去读。 』

Nicholas哼道:『还有, 在你星期⼆的排班时, 你没有清理切⾁机。技术上 来说, 因为两件事发⽣在同⼀天, 我可以翻到Step Two章程⼆的第⼆款纪 录, 不过那显然要看我如何处置。虽然我可能也想进到Step Two章程⼆、 关于今天的事, 我已经决定对于今天迟到的事给予你⼝头上的警告。因为 那个原因, 我只是给予⼝头上的警告。⽆论如何, 那切⾁机并不算太糟, 不 过当然并没有符合你的标准或是我的标准。⼝头警告, 当然, 不能当做正式 的争论, 所以这就是我们的结论。 』

David回答道:『那个切⾁机没有像平常那样清理, 是因为我在忙完蔬菜盘 之后、⼏乎没有时间了。 』

Nicholas反驳道:『请告诉我你没有更好的理由了。 』

David已经受够了Nicholas Allison的屁话, 这时, 他觉得已经超过半⼩时、 然⽽时钟只有到1:51. David回瞪Nicholas并且问:『我们拖过时间了? 』

『我们是的, 』Nicholas回答说:『你今天没有找到借⼝就知道迟了, 你当 然欢迎可以对犯规来辩解, 如果你选择这样做、时钟会解释⼀切的。为了 解释拖延的理由, 你必须⻢上通知你的经理, 那就是我, 在你上班的⼏个⼩ 时之前解释你要迟到的理由、还有何时会进来上班。因为我今天直到 10:00才进来, 所以那不可能会发⽣, ⽽我也注意到、你在上班前半⼩时才 打电话给我。你要对这个纪录辩解吗? 』

『不, 』David哼道。再⼀次, 他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好辩解的。

system_chapter_8_9

『好, 』Nicholas回应道:『那个是Step One章程⼀的出勤条款, 这与表现 条款在完全不同的类别, 这在你的另⼀项纪录内。当然, 我们现在要说到制 服的部分。 』

『制服! ? 』David被激怒了, 『听着, Nicholas, 我已经告诉你我为什么 穿便服过来。我对于打卡的事感到抱歉、我换⾐服浪费了公司整整五分钟 的时间。但愿上帝别让公司损失这、多少、⼋⼗分钱? 』

『我不是很喜欢你的⼝⽓, 』Nicholas说道:『不过, 制服的纪录不是关于 那个。那是因为你显然忘记你的⼯作名牌了。所以, 我要给你⼀个Step One章程⼀在服装仪容的条款, 那个⼜是另⼀个类别、不是出勤纪录也不 是表现细则条款。 』

『好吧, ⽆论什么都好, 』David答道。

『不过, 』Nicholas继续说道:『我还是不喜欢你的⼝⽓。你的⾐服皱得 很难看, 可能是因为装在购物袋⾥, ⽽且你没刮胡⼦。你应该记得店⾥规 定、所有的男性员⼯必须随时将脸刮干净、除⾮被允许留胡须。你看起来 已经三四天没刮胡⼦了。因此, 我要给你⼀个Step Two章程⼆的纪录、在 服装仪容的条款细则。 』

David翻了翻⽩眼:『对不起。 』

『我确定你是的, 』Nicholas说道:『你也应该要感到抱歉、你⼜拿到了 ⼀个记点、针对你的⼝⽓还有你对我说话⼤⼩声的不服从条款。顾客没有 听到你的声⾳才怪、这让我感到震惊, 当然还有其他熟⻝部的员⼯也会听 到。 』

『⽼兄, 算了吧。 』David开始说话了。

『别告诉我算了吧, 』Nicholas反击道:『我已经厌倦对你宽容了、对于 肮脏的切⾁机我只给你⼀次⼝头警告。你必须尊重这家杂货店的指导层 级, 更重要的是, 你必须遵守规则。我要再记上你⼀笔、那是Step Three章 程三表现⾏为条款当中的不服从。如果你在180天之内再收到⼀次那个类 别的记点、你将⽴刻被解雇。 』

『好吧, 』David说道:『看, 我真的对每件事感到抱歉。这今天过得很不 好。 』

Nicholas看着他:『由于你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收到这么多的违规记点, 我认为如果你有问题的话就应该要对我说, 你可以参加店⾥提供的治疗计 划。不过, 如果你再胡乱做事并且被发现不整洁的话, 那么你就会被解雇、 店⾥再也⽆法帮你什么了。记住, 你觉得还有什么事想要对我说的吗? 』

David⼏乎快压抑不住他的愤怒, 他咬着⽛道:『我、没、有、嗑、 药。 』

『很好, 』Nicholas回应道:『最后, 我得再记你⼀点, 「乱⽤公司的时 间」因为你利⽤公司的时间去更换你的⼯作服。当然, 那是Step Two章程 ⼆的表现细则规定。你对于这个计点要抗辩吗? 』

『不, 』David回答:『我不⽤。 』

『感谢你的时间, David,』Nicholas说道:『我可以想像你今天过得不是 很愉快, 我怕这样可能影响到你的表现。我现在就要让你下班、并且保证 明天下午⼀点会再回来上你的班表。请到办公室要求重排班表。我会帮你 代班。 』

即使这样会扣他的⼯资, David忍不住感到⼀阵解脱、今天让他终于可以回 家。他想到万⼀顾客在⽓头上惹到他、他可能会说出什么话、甚⾄做出什 么事来, 。 Nicholas或许想到、或许没想到他其实过份惩罚David, 不管他 是否故意, Nicholas解除他接下来的班表是真的在帮他。

『多谢你, Nicholas, 』David说道:『我明天会准时过来的。 』

『看着办吧, 』Nicholas回应道:『我明天没上班, 不过我会针对你今天的 犯规写下⼀些纪录。请你看看、明天下午⼀点钟得要即时回来这⾥, 在这 ⾥签名、并且⻢上离开。 』

『没问题, 』David答道:『我会来的。 』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system_chapter_8_10

David在2:05打卡下班, 虽然他觉得和Nicholas纠缠了⼀整天, ⽽实际上他 只打卡超过半个钟头⽽已。他这⼀天只赚了五块钱多。他想到可能有法律 规定他们在技术上必须付给他四个⼩时的⼯资, 但是想想算了、别再去搅 弄这件事, 要是他拿到的薪资⽀票只显⽰出他真正花在店⾥⼯作的时间、 那可不妙。

David⾛到停⻋场时听到有⼈叫他, 或许是Nicholas改变⼼意了、他⾃⼰不 想做双份的⼯作⽽叫David再回去打卡上班。他转头看⻅Sammy快步⾛ 来、步伐快到超乎⽼⼈家的速度。 『怎样? 』

David不想承认说是被叫回家去, 『哈, 你绝对不会相信: 我今天是不⽤⼯ 作的!当然我想要留下来, 可是他们⼈已经够多了。 』

Sammy有点怀疑, 『如果你要的话, 我可以载你回家, 或许你就住在附 近? 』

David尽量不想再⿇烦Sammy载他, 『事实上, 我不要你今天在这边开⻋绕 来绕去, 如果你可以载我到Estonia郡银⾏, 我会很感谢的。 』

『今天是星期六, David, 』Sammy说道:『我猜银⾏没开⻔。 』

David觉得Sammy说得也对、就接受载他回家的提议。

Sammy继续说着关于他那部Mercury Grand Marquis⻋⼦有多漂亮的话 题、⼜错过David事先告诉他的⼏处转弯地⽅。 David漫不经⼼想着或许 Sammy会不会⼜开回去Golden Goose⾦鹅赌场、或者会让他在哪⾥下 ⻋。他想问Sammy是否知道回去的路、不过觉得那会显得没礼貌。他反 ⽽静静坐着、听Sammy拉拉杂杂关于他那部⻋的沉醉絮叨、直到转弯的 路⼝。

两⼈终于到达David的屋⼦, Sammy停在路中间、让David下⻋。 『嘿, David, 』他说道:『祝你好运。 』

『多谢Sammy, 』David说:『不过我今天不会再回去赌场了。 』

『我知道。 』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system_chapter_8_11

David⾛进他的地下室, 就在⾛到后院的半路上, 他乱想着Sammy祝他好运 是什么意思。毕竟Sammy肯定不知道David⼏乎就被炒鱿⻥了、或者 Sammy以为David已经被解雇了。不论如何, David踢掉鞋⼦、正准备解开 钮扣脱⾐服时、听到楼上他妈叫道:『David Kennedy Landstrom, 给我 滚上来! 』

David快步跑上楼、⼼想这不友善的声调是为了什么事, 他妈只在乎他在地 下室住着、⼏乎是不⽤付多少房租。他并不常被这样斥骂的。当他⾛上楼 时、嚷了回去:『怎样了, 妈? 』

『我告诉你问题在哪⾥, Davy, 』他妈从椅⼦上站起来答道:『问题就是: 昨晚你在哪⾥? 』

『我昨晚待在Jessica那⾥, 』David说道:『我昨天就告诉过你了。你⼜ 没说你需要我做什么。 』

他的⺟亲讥嘲说道:『我告诉你需要什么、好像就会得到的样⼦。你现在 告诉我说你要去哪⾥, 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要去哪⾥、和你实际上在哪⾥ 两者之间的不同吗? 』

David⽀⽀吾吾⽼半天, 看看地板、⼜看看他⺟亲、接着⼜看着地板。他实 在不想回答这个问题、他事实上是待在哪⾥, 不过也因为他不知道他⺟亲 是否真的知道他在哪⾥。看来最谨慎的选项就是, 等她透露她知道什么再 说吧。

David的⺟亲显然意识到David迟疑的理由, 『你知道, 有⼈可能觉得直接 的回答并不难, 但是对于⼀位⺟亲所想问的似乎太多了。 』她在房⾥来回 踱步、看着David的眼睛、接着说道:『除⾮Jessica那⾥就在Golden Goose⾦鹅赌场⾥⾯, 不然你就不是在Jessica那⾥。 』

system_chapter_8_12

David眼光来回游移不定、想要掰个什么合理的借⼝, 除了赌博之外, 到赌 场去干什么。

他的⺟亲再度打断他的思绪, 『别想再掰了。我讨厌说我⼀开始就怀疑你 有⼥朋友的事, 如果我猜错了、那么我会觉得糟糕⽽向你道歉。但是, 我昨 晚有去过Golden Goose⾦鹅赌场, 还去了好⼏次, 事实上, 最后终于在骰⼦ 赌桌那边看到你。 』

David知道他这下死定了, 虽然他已经年近四⼗, 他别⽆选择还是得被臭骂 ⼀顿。⾄少, 如果他还想继续住在这⾥的话、事实就是如此。

『Davy, 』他的⺟亲感伤地说:『我们在五六年前就经历过这样的问题, 现在我相信你这些赌博⽑病⼜犯了。但是, 你⾝上才有⼏个钱就⼜回去赌 场。你可能已经去过那⾥好⼀阵⼦, 别想要抵赖, 因为我不可能会再相信 你。即使你否认的是事实、我也不会再信了。 』

David想不出要说什么, ⾸先他已经输光所有的钱, 他也⼏乎丢了⼯作, ⽽ 现在他必须为此辩解。他只想要消失不⻅, 然⽽他却还在听他妈说话, 『我 了解这种事要戒掉很难, 但是你以前就戒过, 你怎么⼜回去了呢? 』

这是今天的第⼀次、David⽴即说出真话:『我不知道。 』

『听好, Davy, 我答应过你、要是每个⽉付$100的房租、就让你继续住在 这⾥。这个协议当然没有期限。我知道你的钱就是你的、可以随你去花 ⽤, 但是你当然了解为什么我讨厌⻅到你将钱浪费在赌博上。 』

David确信他之所以会在赢注的秘诀上栽跟头、因为没有坚守原则去实⾏ 他的押注妙⽅, 但是他⺟亲显然不相信这套。 『你是说我可以到赌场 去? 』

『我是说, Davy, 』她停了⼀下⼜继续说道:『你要做什么是你的⾃由, 但 是牵扯到赌博那就不好, 没有⼈可以操弄赌博的, 我很不希望你再到赌场 去。你必须负起责任, ⽽你的责任之⼀就是...如果你迟⼀天付你那$100的 ⽉租, 我就要你搬出去。 』

system_chapter_8_13

『我了解, 妈, 』David沮丧地答道:『这都要多谢你了。 』

『还有, 』他的⺟亲想了想之后说道:『我要你告诉Evan别再从前⻔过 来。他昨晚⼗⼀点的时候吵醒我了。 』

『我很抱歉, 妈, 』David答道:『你告诉我这事之后我都还没跟他说过。 我会⻢上打电话给他的。 』

『没关系, 』他妈答道:『我告诉他你今天晚上九点就会下班, 还有, 你现 在还在这⾥干什么? 』

『我觉得不舒服, 就提早离开了, 』David说道。

『还有⼈载你? 』

『是呀, 他们还找⼈载我回家, 』David如此说道。

他妈讽刺地说:『我纳闷会有什么事让你今天感到这么糟。 』她翻了翻 眼珠:『不管了, 我已经说清楚Evan从现在开始只能敲你的⻔, 还有, 我告 诉他可以到赌场找到你, 我以为他没在那边遇到你? 』

『糟了, 妈, 』David问:『你告诉他什么? 』

『是呀, 』David的妈回应道:『我告诉他你在哪⾥。他正在找你, 我知道 你在哪⾥, 所以就告诉他了。有什么问题吗? 』

当然有问题, David的妈斥骂的话不只是他今天所遭遇的⿇烦事、这还不包 括Nicholas Allison的⻤话。 Evan或许还会骂他⼀顿、除⾮他决定不再跟 他说话, 这是David所担⼼的, 如果Evan在他下班时⻢上过去找他的话、 David不意外结果会是怎样。

『不会的, 妈, 』David最后答道:『没有问题的。多谢传话给Evan, 不过 他昨晚没去赌场, 所以我猜今晚会⻅到他。 』

『还有, 』他妈说道:『虽然这并不影响什么, 除了我之外、不要想对你唯 ⼀的朋友说谎, 我已经告诉他可以在骰⼦赌桌那边找得到你。 』

『太棒了。 』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system_chapter_8_14

David有点想要打给Evan的⼿机、约他在午餐休息时⻅⾯、即使让他受到 责骂、今天所受的就全够了。他知道除了他⾃⼰之外、没有⼈会了解这个 押注妙⽅最终是会成功的、只要他严格遵守押注的原则。他知道⽆法期待 他们去了解这个理念, 但是现在他连⼀⽑钱也没有、只想要度过这⼀天。 他或许可以登⼊到 WizardofVegas拉斯维加斯巫师 去杜撰他的押注妙⽅ 实⾏得多好, 不过他更想爬到床上、等到隔天早上⼗点钟。他不确定明天 是否有⼈载他去上班, 所以他必须有⾛路过去的准备。

Evan真的在他的午餐休息时间打电话过来, David在第⼀声铃响就接起电 话。寻常的客套似乎没必要了, 『好吧, 让我们直接说吧。 』

Evan Blake的声调不像往常那般, 『等⼀下我就要再回去⼯作, 我已经得到 允许、今晚店⾥关⻔之后就离开、不⽤再整理货品了, 所以我不会耽搁你 到太晚的。 』

David问:『现在电话不能说吗? 』

『不⾏, 』Evan答道:『我要当⾯谈。我宁愿在你的地⽅⽽不是在赌场 谈。 』

『这和我去赌场有什么关系, 我很帅吗? 』

『晚点⻅。 』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⼤约在九点半的时间, 等待的敲⻔声终于响起。 David迅速开了⻔, 他⼀直 在等Evan、让这悲惨的⼀天快点结束然后上床睡觉。

system_chapter_8_15

『好吧, 』他问:『你来干嘛。 』

『不⽤多说, 』Evan开始了:『我想要知道我们要找地⽅搬家的事怎样 了。我需要知道是否只是我的⼀厢情愿, 我并不准备这辈⼦就⼀直和我⺟ 亲⼀起住下去。我必须弄清楚是否要再找不同的室友、或是找⼀份另外的 ⼯作、试着⾃⼰住。 』

David想了⼀下然后答道:『看,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。现在我⾝上差不多只 有⼗⼆块钱, 在这个时候, 如果你还对我们找地⽅⼀起住有任何的计划、那 就得再等等、除⾮你真的觉得可以应付第⼀个⽉的房租还有押⾦。除此之 外, 我还是不记得曾经同意过要与你⼀起住。 』

『你是没有, 』Evan同意道:『不过, 在这同时, 我也希望你或许能够准备 成⻓、开始过点像样的⼈⽣。我看不出你在赌场输光⼀切会有什么⻓ 进。 』

『谁说我输了? 』

『你刚刚说了, 』Evan指出:『除⾮你要我相信、昨晚你到赌场是带着那 ⼗⼆块钱去赌。 』

『我昨晚没去赌场, 』David答道:『我星期三就在那⾥了。我不觉得需要 讨论去的时候带多少钱, 不过肯定是超过⼗⼆块钱。 』

『你星期三就去了! ? 』

Evan真的问到重点了, 这时David觉得Evan有时还真是⽩痴, 『不是, 我在 前三个晚上都有房间。 』

『不会吧, 』Evan说道:『我不敢相信你还付钱住⼀间房! 』

『我并没有付钱, 』David说明这点。接着⼜修正他的论点, David加了⼀ 句:『⾄少, 不是直接付的。 』

Evan⼀开始想不到David有多少钱、⽽且输到赌场会让他免费住上三个 晚。虽然他不怎么懂赌博的事, 他可以将两件事凑在⼀起推断、David带到 赌场的钱肯定超过⼗⼆块钱。

他摇着头:『David, 我以为你已经不再做这种事了。 』

『我本来也以为是这样, 』David说道:『⼀开始我只想要玩免费筹码, 但 是我在星期四拿到免费的房间、并且接受了。当我星期三在银⾏时, 我打 电话给赌场的⽼板、将预定的时间改到星期三晚上。我认真怀疑你会相信 我的说法, 但是我真的在星期三那晚没输什么。我有赌。赌很⼤。但是我 没输。 』

system_chapter_8_16

『我相信, 』Evan淡淡地说:『星期四发⽣什么事? 』

『好吧, 』David开始说道:『我在星期四晚上输掉我带过去⼤部份的钱。 ⼤约是我星期三带过去的⼀半左右。我想我在星期三可能在免费筹码赢到 ⼀点钱, 但是我真的想不起来了。真的是有点模糊记不得, 我唯⼀清楚的是 我在每晚结束的时候。我知道我星期三肯定没输。 』

Evan结论道:『你在星期三肯定赢到⼀些钱, 为什么你星期四⼜留下来 呢? 』

『如果你想知道真相, 』David说道:『赌场⽼板⼜给我另⼀晚的房间、还 有两顿⾃助餐。星期五也⼀样。技术上来说, 今天也是有的, 但是⽆论如何 我已经没钱去赌、⽽且还得要⼯作。我今天也差⼀点就被解雇, 但是我⼤ 半时候控制住⾃⼰的情绪了。 』

『那是怎么⼀回事? 』

David说明他与Nicholas Allison的对话、还有⼀些他被违规记点的事。虽 然他试着说明, 但是他⽆法记得全部的事。说完之后, 他看着Evan然后说 道:『看吧, 这不过就是房间和⻝物的事。⻝物也没多好吃。因为赌场是 我觉得唯⼀被善待的地⽅, 只是乐意花点钱去玩⽽已。 』

『如果你去⼀家餐厅⼏次、⽽且⼩费给的慷慨, 』Evan反驳道:『你会发 现员⼯对你也会相当不错的。 』

David同意道:『是呀, 但是如果你去⼀家餐厅, 你肯定是要花钱的。你在 赌场则不⼀定会输钱, 但是我相信我已经找到⽅法保证会赢到钱。问题是 我对于The Ultimate System押注妙⽅疏忽和失算了。如果不是这样的 话、⽽且有适当的资本⽀持, 我肯定就会赢的。 』

Evan问:『什么是适当的资本, ⼀百万元? 』

David答道:『不, 没那么多。为什么有⼈有⼀百万元还会想去赌呢? 』

system_chapter_8_17

『这就是我的观点, 』Evan说道:『如果你有所谓的「适当的资本」, 那 么你真的就不需要去赌了。如果你需要去赌, 那么你就没有你所谓的「适 当的资本」。⽆论你有多少钱, 你就可以⽤来做更好的事。 』

『我不能给出实质的数额, 』David说道:『但是, 适当的资本就是在我有 多少钱、还有总共多少钱我才不去赌之间的数额。我必须做某些⾮常复杂 的数学计算才能够知道确切的数额。 』

『然后呢? 』Evan继续问另⼀个问题:『你有省到所有的钱直到⾜够去 运⽤?如果你要这么做, 为什么不省到这个数额、然后你不再觉得需要去 赌? 』

『那不是这样运作的, 』David回应道:『那得要花上我算不清的时间去省 下这样⼀笔钱、如此才不会想要去赌, 然⽽要省到⾜够的赌博资本、就不 ⽤花那么久的时间。 』

『你预期要赢回多少你所谓的「资本」数额? 』

『我不知道。 』

Evan回答了他⾃⼰的问题, 『我猜你想要从每⼀块钱的资本赢超过两块 钱。我猜你⾄少想要加倍你的资本。最好的投资是股票市场, 或者任何市 场, 还不能有真正的保证。为什么你认为赌博会有什么不同?别⼈不是已 经做过你正在做的事吗? 』

David不知道他的陈述会有多么可笑, 特别是他只说了⼀下关于稍微调整 Martingale System加倍赌注的妙⽅, 他答道:『我不认为有任何⼈曾经试 过这种⽅法。 』

『或许没有, 』Evan勉强承认:『但是他们试过其他的⽅式却都输了。 』

『我⼜不是他们, 』David反驳道:『⽽且, 即使我是, 我只要幸运⼀次就 够了。 』

『⽐⼀次还要多吧, 』Evan反驳道。

『你是什么意思? 』

『我的意思是, 』Evan扬起眉说道:『如果你玩的可能是输多赢少的游戏, ⽽你赢了, 那可以说是你运⽓好。你计划要做的事, 是你需要好⼏次的好运 ⽓。不只你需要运⽓好, ⽽且, 真正应该发⽣的肯定不会发⽣。除此之外, 你还得决定在什么时候停⽌、假设你真的有那种好运⽓? 』

『我还没想到那⼀步, 』David承认:『我是说, 如果你有⼀种⾏得通的押 注妙⽅, 那么你该何时停⽌?你⼜如何知道何时停⽌?何时你有⾜够的钱 去持续未来⼀⽣?何时你有⾜够的钱去持续未来⼀年?如果你本来就应该 会赢、如果你有⼀种稳赢的妙⽅, 那么, 你为什么要停⽌呢? 』

system_chapter_8_18

『你有任何证明你的妙⽅会赢?你现有的⼗⼆块钱可以证明你的妙⽅会赢 吗? 』

David渐渐失去耐性:『Evan, 我已经告诉过你、我之所以会输、那是因 为我偏离了押注妙⽅的原则、⽽不是因为这玩意不灵。它真的有⽤的, 我 犯下错误并且背离了它, 结果我才输的。 』

Evan虽然不是天才、但他够聪明去反驳David的⼼态, 『或许如你所说 的、你偏离了押注妙⽅, 因为你相信那样才会输。想想看: 如果你输了、并 且舍弃这个妙⽅, 那么当你最后输了, 你就不⽤怪到妙⽅本⾝。你可以不必 去怪那妙⽅本⾝、那也只能怪你⾃⼰, 这并不是妙⽅的问题, 这是缺乏原 则。这个妙⽅并没有害到你、⽽是你搞错了妙⽅本⾝。 』

『我不知道要对你说什么, 』David回道:『除了实际发⽣的事之外。我对 于⼀种保证会赢的妙⽅失去了信⼼, 搞砸了妙⽅, 就这样, 最后我输光所有 的钱。 』

『顺带⼀提, 』Evan好奇问道:『总共输掉多少钱? 』

『不想说了, 』David道:『我想我该睡觉了。很感谢你过来和我说话, 真 的感谢, 不过我得坦⽩问⼀下:我明天要⾛路去上班吗? 』

『听好, David, 』Evan看着他、说道:『我虽然是⼼⾥感到很失望 的朋友, 但是我还是你的朋友。我⼗⼆点半会过来这⾥。 』

『多谢, Evan, 我真的很感激。 』

Evan还想要David答应不要再赌了, 不过David⼀整天下来已经受够了罪, 因此这时并不宜对他太过于苛求。再说, Evan觉得当场就算允诺什么、那 也只是说谎罢了。他决定过⼏天再问David, 看起来David会有好⼀阵⼦没 钱再去赌场了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⾄于David本⾝, 出于某种尊重, 他显然重新整顿⼀下⾃⼰。 Evan好⼼借 给他⼆⼗块钱、这样他就有钱在上班时吃点东⻄、直到下次领⼯资时再 还。此外, David了解到保住⼯作的重要性, 即使弄坏他妈的熨⽃、也要将 ⾐裤都熨烫得平整。他去⼯作之前也尽可能将胡⼦给刮干净。

当他⾛进熟⻝部时, Nicholas Allison正在等他, 就像之前说过的那般, 『在 你签名之前, David, 我还有话要对你说。 』

Nicholas当然看不到他的表情, David嘴上叨念着:『喔, 我的天。 』

就在Nicholas看着他时, David说道:『那当然, 怎样? 』

『听好, David, 』Nicholas说:『你之前所做过的事, ⼤部份来说, 是这⾥ 优秀的员⼯、直到上星期⼆为⽌。事实上, 我想你就当做成我俩之前的事 就好, 不过即使是上次Wilhelm太太的那件事, 那也不是你的错...这个我之 前就应该对你说的, 不过因为她为她的那些团体订购了⼀堆货品, 所以我必 须让事情好看⼀些。下次我应该要把你叫到⼀边谈的, 对于我忘记这点感 到抱歉。 』

system_chapter_8_19

『没关系, Nicholas, 』David事实上对于这样诚恳的道歉⽽感动, 『没什么 ⼤不了的。我真的已经都忘记了。 』

『是呀, 不过, 我记得在另⼀天帮她弄过⼀个盘⼦, 当然, 所有不同的调味 料盒必须放在盘⼦⾥⾯。我告诉你, 那样摆盘看起来绝对是垃圾。它看起 来就像我的左⼿被切掉三根⼿指、却只能⽤我的左⼿那样、即使我是个右 撇⼦。要我从这⾥送出那样难看的盘⼦真是让我难堪, 但是你⼜能怎样 呢? 』

『你没办法的, 』David同意道:『就是按照顾客的意思去做吧, 不过她之 前真的从未要求我这么做过。 』

『我知道, 』Nicholas说。

『还有别的事吗? 』

『喔, 对了, 』Nicholas说道:『看, 昨天你⽣⽓了、⽽我也怒呛回去。虽 然我对你的不友善声调不予以尊重, ⽽我可能⼜会将你记上⼀堆错误, 我不 该因为被激怒⽽那样做的。我要运⽤我的职权不要记下我昨天说过的那么 多违规点数。 』

『真的! ? 』

『当然, 』Nicholas表⽰肯定:『我要记下你昨天关于出勤的事, 包括滥⽤ 时间、你临时打电话过来说是会迟到、还有要上班之前才开始换⾐服等 等。因次, 你在Step One章程⼀关于出勤的事项必须成⽴、⽽那显然是⽆ 可避免的, 不过我不会记下任何关于出勤的错处。除此之外, 你今天确实 「按照规定」回来了, 和我相⽐、虽然今天我技术上是不⽤上班的。 』

『谢谢你, Nicholas, 』David真的很⾼兴:『我或许不该犯这些错的。 』

『那还不是全部, 』Nicholas Allison继续说道:『没有清理好切⾁机的违 犯事项那只是⼝头的警告, 那部分我什⾄不⽤列⼊记录, 所以还是成⽴。我 是说, 那是⼝头的警告, 它已经发⽣了, 所以真的收不回来。不过, 我要记 你⼀笔的是不服从的部分, 这完全是我授权的记点, 不过你是这⾥的好员 ⼯, 所以我真的想要努⼒让我们保持好的⼯作团队。 』

『我很感谢。 』

『我很⾼兴你这样想, 』Nicholas说道:『当然, 原来那⼀笔记点, 就是你 昨天唯⼀被记过的「误⽤公司器具」、还有当然, 那并不是授权的记点、 必须成⽴。我现在要你在那个记点还有出勤纪录上签名, 如果你都同意的 话。 』

David匆忙在两份纪录上签了名, 很令⼈讶异, 他确实有点满意受到这样的 对待、并且渴望回去⼯作。

『最后还有⼀件事, 』Nicholas说道:『我现在还要提出⼀个最后要 求。 』

『当然, 』David说, 觉得很难拒绝, 『那是什么? 』

『我要你拿⼀份员⼯⼿册, 我会在你星期六开始上班时给你, 你有三个⼯作 ⽇和三个休息⽇去阅读它。虽然我并不强制你, 但是你得⼜从头到尾细 读、在星期五进来时签署这份表格、说你已经读完了。 』

system_chapter_8_20

『我没有不敬的意思, 』David说:『我会照你的吩咐做, 可是这⼜为什么 呢? 』

『由于我们昨天的对话, 』Nicholas说:『你让我觉得你没有读过这份员 ⼯⼿册。在你受训之后, 你曾在表格上签名、说明你已经读过员⼯⼿册。 那在表格上的签名是不真实的、因为你并没有读过员⼯⼿册, 所以我要你 这样做。 』

David对于这个理由不再争辩, 即使去读这本员⼯守则实在是蠢, 『好的, 没问题。 』

『我还有最后⼀件事要对你说, David, 』Nicholas说道。

Nicholas接着过去另⼀位正在忙的熟⻝部员⼯那边, ⻅到那边没有顾客, 就 要她去准备下午要出货的蔬菜盘。 『我希望在说这句话时、我们得保持 点隐私...』

拜托你可不是要对我⽰爱吧, David⼼想。

『David, 我并不会这辈⼦都待在熟⻝部当主管, 我也确定你这辈⼦不会都 待在熟⻝部当员⼯。也就是说, 我想告诉你, 我总有⼀天会想要当上店⾥的 协理, 再晋升到⼀般经理, 或许, 甚⾄会当上地区经理。当然, 那离现在还 有很⻓的时间, 不过如果我当上店⾥的协理, 那时要有⼈来这⾥当主管。⽼ 实说, 你是个相当聪明的⼈、⽽且不再是孩⼦了, 你是除了我之外唯⼀能够 在这⾥⼯作的⼈选。只要你能够保持纪录良好、你显然是个好的⼈选, 你 知道我在说什么吧。 』

『我知道, 』David说。

『好, 但是你不知道店经理Aaron, 再过四个⽉他就要退休了。我想要那个 职位, 但是我推测店协理⽐较容易当上, 所以我可能会接那个职位。在那个 时候, 只要你别再增加犯错的纪录点数, 你应该是不⼆⼈选。我写过某些 「误⽤公司器具」, 那不太可能会有太⼤的坏影响。我也会记下谁是可以 接替我这⾥职位的⼈选, 虽然那并不能保证什么。 』

『我了解, 』David说道:『我很感谢你写下这些。 』

『我也许会的, 』Nicholas沉思道:『不过现在, 我今天要下班离开了。 』

David⾛到楼层这边、愉快地处理接下来的好⼏位顾客, 虽然他不知道 Nicholas要做什么, 他假设那是某种升职加薪吧。这样我就有够多的钱去 运⽤The Ultimate System终极妙⽅了, 他想。

回到 第7章.

继续到 第9章

关于作者

Mission146是⼀位育有两个孩⼦的骄傲丈夫与⽗亲。他给⼤多数⼈的观感 是安静⽽低调, 幸好如此。 Mission146⺫前是Ohio俄亥俄州的受薪⼀族, 喜欢纪录⽚、哲学、博弈讨论。 Mission146愿意为钱写作, 如果你希望他 这么做的话, 在 WizardofVegas.com 开⽴⼀个帐号、提出你的要求传送私 ⼈讯息给他。


撰写者: 

巫师 推荐

在这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