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这个

巫师 推荐

最近更新 September 22, 2016

在这一页

The Ultimate System终极妙⽅ - 第11章

新的游戏

David环视周遭其他的赌桌、相信今⽇肯定是他命中注定的⼀天, 他⻅到 Sammy就在花旗骰赌桌, 不过绝对不想去那边买筹码开赌。 Blackjack⼆ ⼗⼀点赌桌⽐平时更热闹, 即使在星期五, 才过中午就已经满满四桌(其中 ⼀桌的最低押注额度是$15)、这种景况是相当不寻常的。

他还在等待Matt, 这位⾦发荷官、有着天使般的脸孔, David认为他看起来 年纪绝对不会超过⼆⼗五岁。这时⼜数了两遍⽪夹内的钱, 当然每次数过 的总数都是$5,700. 他本来想要向Phillip买⼊筹码、却⼜不想开赌, 然⽽这 不过只是兴奋之余的念想⽽已。就在他告诉那位⽼荷官说要等待Matt过来 时、感觉上似乎已经苦等⼀个钟头、其实才不过三分钟⽽已。

正当他兀⾃胡思乱想等待, 想到要先押注基本的$25、然后再增为$50, 或 许就此打住不再押注更多的钱。他被紧张和兴奋深深笼罩着、还有内⼼深 着藏着: 恐惧。突然某种恼怒、不安的念想啃噬他的⼼灵, 我就要再度搞砸 了吧!

David⼏乎就要准备不想赌的同时, 他⻅到Matt朝赌桌这边⾛过来, 不过⾛ 到这边之前, 那位赌桌主管抓住他的⼿臂、朝他低声⽿语说了什么话。他 往David这边看过来, 确定之前确实有和他谈过话。听完交代之后, 他点点 头、朝向赌桌这边⾛来。他拍了拍Phillip, 让他可以转到下⼀个位置、让 轮盘赌桌的荷官离开去休息, 接着站在赌桌位置、让监视⼈员看清楚他的 双⼿都没有夹带任何东⻄。

system_chapter_11_1

Matt从David热切的表情看得出来、他在这桌发牌对他算是⾮常重要的意 义。在开始发牌前, 说道:『你准备要如你所说的那般、开始赢⼤钱 了? 』

David变得有点怀疑⾃⼰是否能够赢到⼤钱, 甚⾄是否还想要赌。然⽽再度 ⻅到Matt时, 他⼜重拾难以⾔喻的信⼼。他可是有备⽽来的, ⽽现在时间可 以证明这⼀切。

David坐了下来、递出会员卡给Matt、他⼜传给赌桌主管, Matt问道:『你 是喜欢被称呼David, Dave 或者是Landstrom先⽣?』

这样的特殊礼遇⼜来了, David很快就习惯, 『叫我David就好, 』他回答 说。

『⾮常好, 欢迎来到赌桌, David, 』Matt开⼼地说道:『你要买多少筹码 呢? 』

David之前就在⽪夹内⽤⼀⼩张纸隔开⼀叠两千块的钞票, 知道这样他就可 以⻢上将钱给掏出来, 他将钱丢在赌桌上、说道:『三千七百块钱, 都要绿 ⾊的。 』

如果是类似的要求、像是$740都换成红⾊筹码, 那么Matt可能会要求玩家 换⼀些绿⾊的⼤额筹码, 不过像David Landstrom这样的豪赌、只要求⼀种 颜⾊的筹码, 我的天, 那就换给他吧。 『换三千七百块钱! ! 』

system_chapter_11_2

赌桌主管⾛过来、她决定亲眼检视⼤额款项的换筹码过程。她先看着Matt 将百元⼤钞分成七叠、每叠五张, 还加上另外两张放在旁边。 『⾏了, 继 续, 』她答道, Matt将百元⼤钞收拢起来塞进钱箱、开始数出148枚绿⾊筹 码。

Matt接着传给David⼗四叠、每叠⼗枚筹码, 另⼀叠五枚、还有⼀叠三枚筹 码。 David即使知道筹码都在那⾥、不过还是⼜数了⼀遍, 接着他将筹码 弄成⼆⼗九叠、每叠五枚绿⾊筹码, 再将三枚绿⾊筹码放在上⾯。幸好赌 桌没有被占满, 他的筹码堆⼏乎占了两个押注位置。

『就從這裡開始吧, 』David說道。他將兩枚綠⾊籌碼放在押注的圓圈之 內。

Matt先发给David两张牌, 接着他将公牌依序放在所属的位置上。他将其他 的牌放在弃牌槽内、在绿灯亮起之前、⼏乎就要制⽌David准备要拿起牌 来检视。

David低头⻅到是⼀张梅花Q和⼀张钻⽯七点, 不怎样、但是还可以玩。他 再押注$50、拿到⼀张两点, 他必须再做押注。接下来的牌是⼀张⿊桃K, 这种牌⾯让Mississippi Stud密⻄⻄⽐梭哈扑克的玩家感到讨厌。也就是 说, 玩家很可能不会输。⽽如果选择再押$50或是不作为(如果没押之前 的赌注)那么这$50押注就很不妙。像这样的牌⾯就像是游戏策略所要求 的「追牌」, 是负值期望值(单独⽽论)的押注、然⽽⾄少好过弃牌、输 掉之前已经押注的$150.

David勉为其难⼜放了两枚筹码在第三笔押注上。

David奇迹似地拿到⼀张红⼼Q、发现⾃⼰的筹码累积到$3900. 很⾃然地, 他选择重复相同的押注。

经过⼀般的发牌程序之后, David朝下⻅到接下来的两张牌是钻⽯三点和钻 ⽯四点。他不太记得这样牌⾯的策略要如何玩、就决定玩下去。他错了, 当然, 下⼀张牌是⼀张红⼼Jack, 所以他就弃牌不玩。

即使经过那⼀把牌, 他还是⾼兴地发现⾃⼰还赢$100、总筹码⾦额是 $3,800. 他决定继续押注$50.

接下来的牌⾯是⼀张梅花九点和⼀张钻⽯King, 因此他知道⾄少得要再押 注两笔$50. 他直接将两笔押注放上去, Matt翻开⼀张红⼼⼗点和⼀张钻⽯ 六点。⼜要再度追牌了。

David叹了⼝⽓, 不过他记得这就是游戏的玩法, 最后总会出牌的。他押了 最后⼀笔$50押注。最后⼀张牌是⿊桃Ace、输掉了$200, 他的筹码剩下 $3,600.

system_chapter_11_3

『那⼿牌真烂, 』他抱怨道。

『是呀, 』Matt表⽰同感:『但是, 你在这款游戏有时就会拿到这种牌。必 须玩到最后才知道, 也就是我对每个⼈说的: 当你迟疑时, 就玩到最后 吧。 』

David点点头:『很好的建议。 』

接下来的$50押注、David拿到Queen和⼋点、都是钻⽯, 他很快想知道是 否会拿到同花顺的可能。他觉得可以, 知道即使是不同花⾊、这也是可玩 的牌⾯。接下来的⼀张牌是梅花四点, 看起来David⼜要陷⼊追牌的局⾯、 到最后可能⼜会输牌。

这局还没结束呢, 下⼀张牌是钻⽯五点, 即使他知道唯⼀的选项就是弃牌。 他现在有$3,450的筹码。不慌不忙, 他⼜押注下⼀把$50.

拿到讨厌的不同花⾊8-4点牌⾯, 他弃牌不玩, 剩下$3,400.

『我也希望如此, 或许再多两张, 』Matt回应道。

David回想到之前在 WizardofOdds概率巫师⺴站上中过的牌⾯、很相信 Matt所说的就快要发⽣了。就算Matt可能只是说笑⽽已, 不过现在他似乎 注定就要出牌了。

他⼜将两枚绿⾊筹码推到进场注的圆圈内、等待着他的命运。命运这次决 定给他⼀⼿A-6同花⾊的牌⾯, 红⼼花⾊。 David有点想要拿到同花的可 能, 不过下⼀张⿊桃九点让他的希望破灭了。然⽽这样的局⾯, 还是得押注 ⼀笔。他押注之后拿到⼀张⿊桃三点。即使⾃⼰不喜欢, David知道他必须 追这⼀⼿牌。他放了最后⼀笔$50的押注、竟然得到⿊桃Ace!!!

就这样, David发现⾃⼰只输了$100. 他很快押了$50在进场注。拿到不同 花⾊的J-8牌⾯, 他押了第⼀笔押注。下⼀张牌是梅花六点, ⼜押了另⼀笔 押注; 最后⼀张牌, 太好了, 是另⼀张Jack! 现在押注3x是肯定会赢的, 希望 他能够再拿到⼀张Jack!

可是, 最后⼀张牌是红⼼King, 不过他发现⾃⼰倒赢$200, 在那⼀把牌之 后、⼿上有$3900的筹码。 『就这样继续下去! 』

『我会尽⼒⽽为的, 』Matt答道。

system_chapter_11_4

下⼀把是4-2点的牌⾯、⻢上就弃牌不玩。不过, 烂牌之后接着是钻⽯同花 的A-Q牌⾯。没能拿到可能的同花⼤顺牌⾯, 不过下⼀张牌是Queen、这 让David可以押注两笔3x的押注听牌。

⼀张⼗点和⼀张四点并没让牌⾯更好, 不过David在那⼀把牌还是赢了 $550. 他的筹码累积到$4,250, 他拿出$100押在进场注...是时候要加码 了。

他拿到了⼀⼿有点希望的牌⾯, 10-J不同花⾊, 押了1x的赌注, 拿到⼀张四 点, 不过另⼀笔押注是必须的。第四张牌他拿到了Queen、⽽必须得押最 后⼀注, 因此David拿出另外四枚绿⾊筹码、发现拿到了另⼀张Queen! 现 在他赢了$950、有$4,650的筹码!

他决定再押$100赌注, 这次他拿到不同花⾊的9-10点牌⾯。他考虑要弃牌, 结果决定再玩下去、拿到⼀张六点。这些是没输赢的牌⾯, 所以他必须玩 到第四张牌, 或许他不太可能拿到顺⼦牌⾯。结果是拿到钻⽯Queen、顺 ⼦牌⾯⻜了, 不过他还是押了最后⼀笔赌注。拿到另⼀张九点, 凑成九点对 ⼦和局。

David看着Matt, 说道:『这真是吊⼈胃⼝, 可不是吗? 』他已经开始流汗 了。

Matt同意道:『是呀, 我只是想要⼤家能够待久⼀点。 』

『你的意思是? 』

『你玩得不错, 我有信⼼你会持续下去的, 』Matt说道:『不过, 有的玩家 ⽐你玩得还⼩, 很可能⼀下⼦就输光了。 』

David⼜拿出四枚绿⾊筹码、推到进场注的圆圈内, 『好, 让我们希望那种 事不要发⽣。 』

David拿到⼀⼿同花⾊的5-4点牌⾯、决定要玩下去, 不过下⼀张牌是钻⽯ 七点。有点抓狂, David想到他还有机会拿到顺⼦牌⾯、⼜不想这样就输掉 $200, 他⼜押注第四张牌。那张牌是Jack, 即使David也不会笨到要再去追 这⼿牌⾯。幸好, 那是⼀张没⽤的King牌。

现有$4,350筹码, David依然赢了$650、⼜押注$100到进场注内。接下来 是6-9点不同花⾊牌⾯、他知道要玩下去, ⼜拿到另⼀张九点之后、他在第 四第五张牌都押了3x的赌注、祈求⽼天、他不相信会有更好的牌⾯!

结果等到的是⼀张钻⽯Jack和⼀张红⼼三点、没多⼤⽤处。他⼜押了 $100的进场注, 拿到不同花⾊的Q-K牌⾯。他知道这种牌⾯得继续玩下去, 他⼏乎就要全部都押注1x的赌注, 不过⼜想到或许稍后会拿到赢注牌⾯、 可以押3x的赌注。

system_chapter_11_5

6-10-7点, 输了$400.

就这样, David发现⾃⼰剩下$3,950的筹码, 不过他还是有赢的, 所以他决 定再押$100进场注。他拿到不同花⾊的6-K牌⾯, 迫使他对这种不怎样的 局⾯再押注玩下去。下⼀张牌是钻⽯Jack, 不过接着是⼀张梅花King, David迫不及待押注3x在第五张牌!

没进展, 不过他⼜赢到$850、有$4,550的绿⾊筹码。

⼜押了$100进场注, 他问:『你⻅过赢到最多的是多少? 』

Matt微笑着, 记得拿过⼀次$1,000的⼩费, 『我发给过某⼈⼀⼿同花⼤顺、 他每注押了⼗五块钱, 我猜那是七⼗五块钱的⼤倍数!好事⼀桩, 那也是我 们总共⽀付过最⼤的⼀笔钱! 』

David问:『那是什么意思? 』

Matt忽然想到David押注的是多少钱、转⼝说道:『别烦恼那样的事 吧。 』

David⼜押了另⼀笔$100进场注、拿到8-5点不同花⾊牌⾯就弃牌不玩。 再押相同的赌注, 他拿到不同花⾊的K-9牌⾯。他押了1x赌注之后⻅到第三 张牌是King! 他押了两笔3x的赌注、希望最好的结果, 或许他会拿到四条!!!

即使四条是太过奢望, 不过最后的Kings对⼦还是相当不错。 David现在赢 到$1,550、有$5,250筹码, 他决定加码进场注到$200.

『他们将会将我赶出这⾥! 』

『如果你继续这样赢下去, 我们会的, 』Matt开玩笑说道。

押注$200进场注, David拿到不同花⾊的K-2牌⾯, 第三张牌是Queen, 第四 张牌是Ace...三张⾼牌都是同花⾊, 但是那张两点是错误的牌。最后⼀张牌 是七点, David押注的$800被拿回去(现在是赌场的)钱被扫回去和赢来 的速度⼀样快。

David决定$800是他所能输的最⼤押注, 所以在赢$750的现况, 他决定再押 ⼀次$200进场注。弃牌⼀⼿4-3点不同花⾊牌⾯(公牌内有两张Queens, 该死!)David决定将押注降回到$100.

他拿到梅花J-2的牌⾯, 当然, 在第三张牌再押$100. 他拿到⼀张⼋点时、 抱怨⼜要再度追牌。他忠实地再押注、拿到⼀张七点, 现在他只能希望拿 到什么了。⼀张红⼼Queen让他输了$400、现在David只赢了$150.

『毕竟还是赢, 我说, 』David干笑⼀声。

『那是怎样? 』

『没事, 』David⼼不在焉地答道:『我只要还是赢、就都会押注$100, 虽 然只赢了$150.』

『我可以⽤到$150, 』荷官唱道。

David也可能会⽤得到, 不过他可不想再放⿊⾊筹码到进场注圆圈内。

system_chapter_11_6

九点对⼦!!!!

『请加码这把牌, 』David⼏乎是在恳求着Matt.

Matt回答得相当冷静:『牌组会决定的, 那可不在我。 』

A-7-4, 三笔3x的押注最后以平⼿收场。

『真令⼈⼼痛, 』David哀叹着, 即使是这样、也⽆法让他不再押⼀笔$100 进场注。

David收到同花⾊的5-9点牌⾯、继续玩下去。当然这是错误的玩法, 不过 他想要有同花顺的机会。他拿到⼀张红⼼⼗点, 决定对于这个同花牌⾯押 注3x的⾦额。这样的玩法⼜错了, 不过看起来似乎运⽓很好, David⼜拿到 红⼼四点。这次押注3x⾦额是对的决定, 他却拿到⼀张钻⽯五点、倒输 $650, 变成$3,050筹码。

David看着Matt, 『怎么会发⽣这种事!?』

Matt对这样问觉得困惑, 不过决定尽量专业地答说:『你追⼀⼿同花牌⾯, 不过没追成。我很遗憾。 』

David本来想要离开赌桌, 不过他的⼿似乎不受到⼤脑的指挥, ⼜押了$100 进场注。很显然他的⼤脑已经忘记告诉他的⼿、他已经不再赢钱了。他收 到不同花⾊的Q-8牌⾯、必须再押注$100.

system_chapter_11_7

他拿到⼀张⿊桃King, 问道:『我可以押注少于$100吗? 』

『你不能押注⽐进场注还少的⾦额, 我很抱歉, 』Matt答道。

『为什么你认为要那样? 』

『我确定那是有理由的, 但是我真的不知道。我只是按照规定发牌⽽ 已。 』

David拿到⼀张九点之后感到好些, ⾄少他有四张活牌。不过最后⼀张四点 是烂牌。

David现在已经输了$1,050, 尽管之前曾经赢过两⼿牌。他⾯前的筹码剩下 $2,650、决定再试⼀把$100进场注。

七点对⼦!!!

没有进展。

相同的押注。

不同花⾊的⼗点-Queen牌⾯。

David觉得Mississippi Stud密⻄⻄⽐梭哈扑克真是⼀款疯狂的游戏, 虽然 他想到这时最多不过只会拿到⾼牌对⼦, 他再押$100之后却开⼼地收到... ⼀张⼗点!!!

没有进展。

『操你妈的!!!!』David的声⾳在赌场内回荡着、⼀些⽼⻁机的赌客停⽌他 们的幻想、朝这边望过来, 显得很恼⽕的样⼦。⼀位⼥⼠特别对他投以厌 恶的眼光, 因为她全都听得⻅, 他说道:『喔, 拜托。你在那边若是中到⼆ ⼗块钱、肯定也会惊叫到假⽛掉下来! 』

『听着, 』Matt说道:『我很抱歉。你可以出⾔咒骂, 不要误会我的意思, 但是你不可以冒犯到其他的赌客。 』

David闷哼着, 这种坐云霄⻜⻋的刺激感觉让他的胃有些难受, 『我不会 的。我很、抱歉。知道了。 』

system_chapter_11_8

David的下⼀把起始牌⾯是不同花⾊的Q-9, 另⼀把很可能追牌⼜输掉的牌 ⾯。他第三张牌是钻⽯King, 第四张牌是钻⽯四点、第五张牌是钻⽯Ace. 『该死, 』他喃喃骂道, 如果不是那张梅花Queen、他就有⼀⼿同花牌⾯ 了。

David数着他的筹码、发现已经输了$1,450. 还在两千块钱以上, 他决定再 试⼀把$100进场注。拿到K-9不同花⾊牌⾯, 第三张牌是红⼼Queen, 第四 张牌是钻⽯两点、第五张牌是⿊桃五点, 输了。

David⽤袖⼦擦了擦额头, 『或许我要缓⼀缓了。 』他紧张地干笑、滑出 两枚绿⾊筹码到进场注圆圈内。

『有时那是好主意, 』Matt说道, 『等⼿⽓旺时再押⼤注。 』

David对⼀⼿8-2点牌⾯弃牌不玩, 现在输了$1,900、⾯前剩下$1,800的筹 码。若是他拿去兑换成现⾦、⾝上总共还有$3,800, 不过他还是继续玩。

押注两枚绿⾊筹码之后, 他拿到不同花⾊的J-9牌⾯。 『你知道, 』他对 Matt说, 『要是我在某次的九点起始牌⾯押注的话、我可能就赢了不少 钱。 』

Matt耸耸肩:『可能吧, 我并没有留意, 我很抱歉。 』

David原谅了他、接着收到⼀张七点和⼀张⼗点、与九点的花⾊相同。他 想到若是拿到⼀⼿顺⼦那可就赢很⼤, 决定押3x在第五张牌。当然这样的 决定是错误的, 不过⼜拿到⼀张九点、让他保住了所有的押注。

system_chapter_11_9

『看吧!?』

David⽆奈摇着头、⼜押⼀笔$50赌注, 不同花⾊Q-2牌⾯。 『我呸! 』

他只好押1x的赌注, 拿到⼀张Jack、⼀张六点、⼀张⼗点, ⼜输了$200.

『这款游戏开始令我讨厌了。 』

『就像我说的, 』Matt答道:『这很难说的, 那就是为什么⼤多数⼈都不会 玩太久。他们不是⼤赢之后离开, 或是输很快...然后也离开了。 』

David输了$2,100、⾯前剩下$1,600绿⾊筹码。宛如被外⼒控制那般, 他 ⼜押⼀笔$50进场注。不同花⾊的A-7牌⾯。

10-J-6, 再输掉$200.

David发现⾃⼰剩下$1400的筹码。 『这样必须得改变才⾏。 』

再押注$50, 另⼀张Ace和不同花⾊的牌, 这次是⼀张三点。之后来了⼀张 两点、David错误地去玩第四张牌、因为他以为可以拿到顺⼦。接下来是 ⼀张⼋点, David弃牌不玩...最后⼀张牌⼜是⼋点、他本来可以保住押注 的。

『该死的东⻄。 』

David从他剩下的$1,250筹码再押注$50. 拿到不同花⾊9-8点牌⾯。 『太 美了, 』他说着、⼀边押注第三张牌。他拿到⼀张七点, 这让他有顺⼦的希 望, 不过接下来是⼀张King牌、再⼀张Jack牌。

David看着他剩下的$1,050筹码、宣告说:『这真讨厌, 』不过他决定要结 束这场赌局、再押⼀笔$50进场注。这把牌拿到不同花⾊的K-8牌⾯。他 继续玩下去、再拿到Q-6-J的牌、输到剩下$850筹码。他⼜押注$50, 虽然 他觉得肯定⼜会再输。

J-5不同花⾊牌⾯, 完美。起始牌⾯接着是⼀张两点, David知道该弃牌不 玩。他现在只剩下$750筹码。

不知为什么, 他提⾼进场注到$75、拿到不同花⾊的K-7牌⾯。接着拿到 A-10-9的牌、⼜输掉$300, 剩下$450筹码。 David回到$50的押注、拿到 同花⾊A-8牌⾯, 虽然接下来那张⿊桃⼗点粉碎了同花的希望、接下来的⼀ 张六点和⼀张三点粉碎了任何希望、再输掉$200.

David剩下$250筹码, 不知如何是好, ⼜押注$50. 拿到红⼼花⾊的AQ牌⾯, David押注3x(错误地)在第三张牌, 不过他却拿到⼀张钻⽯Jack. 他将最 后的$50筹码押上第四张牌、发现⾃⼰被⼀张Queen牌给拯救了!他另外 再买⼊$200、押注最后的$150赌注, 结果没有进展。

system_chapter_11_10

David现在总共买⼊$3,900的筹码, 不过眼前还有$950的筹码。他记得 Matt的建议、牌运转好时得要干点什么, 极可能如此, 他放了$100在进场 注上。拿到⼀对四点、知道要押注3x,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。接下来是 ⼀张Jack, 不过⼜来⼀张Jack! David押注3x, 即使他没拿到葫芦, 他发现已 经有$2,550筹码、只输了$1,350.

只有$1,550, 他疯狂地想着, 爆出⼀声狂笑。恢复神智之后, 他滑出⼋枚绿 ⾊筹码、在进场注押了$200.

10-2点牌⾯、弃牌不玩。他⼜再试⼀次。

J-10不同花⾊, 很有希望, 接着是⼀张九点!然⽽第四张牌是Ace、接着⼜ 是⼀张Jack! David现在增加到$3,150筹码、只输了$750. 他决定再押注 $200进场注才能让他再度有钱起来。

Q-8同花⾊牌⾯。第三张牌是五点、押1x赌注, 第四张牌是七点, 第五张牌 是King. David伸⼿摸了他仅剩的头发, 那头发像⻢蹄形在他的头顶边缘环 绕着, 他现在输了$1550、有$2,350筹码。

不相信⼿⽓就这样没了, 他⼜押了$200. 下⼀把牌是⻢上弃玩的10-4点牌 ⾯, 接着是不同花⾊的6-4点牌⾯。 David发现输了$1950、和现有筹码总 数⼀样。

David的情绪中枢已经正式爆发了。他经历了赌局⼀开始兴奋的巅峰、还 有绝望地想要押注最后⼀把进场注。有意思的是, 他现在已经没有感觉 了。毫⽆感觉, 那就是, 除了想要继续赌下去的不安之外。他并不确定⼿⽓ 已经开始背了, 毕竟, 上两⼿牌他并没有押注什么。他决定将两者分清楚、 放了六枚绿⾊筹码$150到进场注上。

他得到那种「有希望」的起始牌⾯: 同花⾊K-7牌⾯。他想要再拿到⼀张⿊ 桃, 结过却收到⼀张红⼼九点。很幸运⼜拿到另⼀张九点, 他推出$450筹 码、渴望得到进展。

他拿到另⼀张七点!两对!

Matt在那位⽼家伙Phillip拍他时休息去了。 David仔细数着他的筹码、发 现⾯前有$3,750、只输了$150. 显然已经忘了Matt是命中注定的荷官, 他 押了$200、Phillip发给他两张牌, 不同花⾊K-2牌⾯。

David⼀路追牌、拿到Q-6-8、现在总共输了$950. 他选择再押⼀笔$200赌 注, 这就像是恍神⼀般⾃动押上去的。

system_chapter_11_11

ACES对⼦!!! 天啊, ACES对⼦!!!

没有进展, 不过起始Aces对⼦的3x押注让他的筹码回到了$4,950. 他赢了 $1,050! 显然忘记之前⾃我设限$200是最⼤的押注, 他滑出⼗⼆枚绿⾊筹 码到进场注的位置, ⼀笔$300的押注!

10-5不同花⾊牌⾯, ⽴即弃牌不玩。荷官翻开三张公牌, 当然, ⾥⾯还藏着 两张⼗点。 David选择再押$300进场注。不同花⾊J-4牌⾯, 九点, 两点, 弃 牌。就这样, 他还输了$150.

David回到$200押注、拿到都是梅花的A-5牌⾯。下⼀张牌是梅花两点, 他 押注3x(错误地)因为可能会有同花顺。他拿到⼀张⿊桃Jack、押注1x赌 注, 拿到梅花四点。

『可恶, 』David哼道:『⼏乎就成了。 』

Phillip对于这些反应感到不舒服, 所以他摆出⼿势问David要再押注。 David⼜押了$200、拿到不同花⾊的J-10牌⾯, 接下来拿到A-8-2, ⼜输了 $800. 他现在剩下$1,750筹码。很⾃动他⼜重复相同的押注。

A-K同花, David错误地押注3x⾦额, 不过很幸运拿到另⼀张Ace!

Aces对⼦也没进展, 不过David发现⾃⼰⼜回到$3,750筹码, 总共只输了 $150. 他⼜忍不住加码押注到$300. ⼀开始拿到同花⾊J-7牌⾯, 梅花, 不过 追牌结果是⼋点、九点、五点, 输掉$800.

再度, 他押了$200. 弃牌不同花⾊4-3点牌⾯, 不过⼜拿到A-8同花牌⾯, 梅 花, 后续三张牌拿到⼀对三点、⼜输掉$800. 等到Matt回来时, David数 过、剩下$1,550筹码。

『你好吗, 』Matt问?

『我不知道, 』David答道。他唯⼀知道的是⼜滑出⼋枚绿⾊筹码到进场注 的位置。 7-2点牌⾯、弃牌, 他⼜试了⼀次、拿到不同花⾊A-6牌⾯。接着 拿到Jacks对⼦、筹码增加到$2,550. 他放了$300在进场注上。

他收到K-5不同花⾊牌⾯、在拿到⼀张三点之后弃牌, 当然, 最后两张牌是 ⼀对⼗点。

他将进场注降到$200、滑出⼋枚绿⾊筹码进到圆圈内。拿到不同花⾊A-8 牌⾯, 得到⼀张⼋点、再没进展⽽保住押注。他⼜再押$200进场注、拿到 不同花⾊K-10牌⾯。追牌拿到Q-4-5, ⼜输掉$800, ⼜再算了算筹码。

他发现⾃⼰剩下$1,150、想起之前⼜买过$200筹码, 代表他总共有$2,950, 在这赌桌已经输了$2,750.

他在⼀把不同花⾊6-5点牌⾯弃牌、Matt揭露其他公牌, 那将会是⼀⼿顺⼦ 牌⾯。 David骂道:『干! 』他⼜弃牌⼀⼿6-4点牌⾯, 结果两张Kings藏 在公牌⾥。他继续押注$100, 弃牌⼀⼿6-4点牌⾯, 在⼀对六点保住押注, 弃牌⼀⼿6-3点牌⾯。

他的筹码剩下$750, 所以将押注降为$75.

⼋点对⼦!!!

没有进展。

4-2点牌⾯、弃牌, A-2牌⾯、最后以九点对⼦结束、平⼿。

9-5点牌⾯、弃牌, Q-3同花牌⾯, ⼜拿到⼀张三点, 不过没⽤。

3-2点牌⾯、弃牌, A-4同花牌⾯、拿到10-8-5、都是不同花⾊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就这样, 赌局终于结束。 David感到有点茫然, 拿着他剩余的绿⾊筹码到出 纳柜台兑换现⾦、将$50放⼊⽪夹内。他数着钱、有点错愕发现才赌了⼏ 个钟头、他的$5,700资本就降到$1,850.

他⾛到⾃助餐那边, 虽然进去时觉得肚⼦很饿, 但是⾃⼰除了清淡的⻝物之 外、完全不想吃任何东⻄。觉得头晕眼花、他只吃了半盘沙拉和⼀⼝汉 堡。

他回到楼上的房间、⼏乎还得⽤⼿扶着墙壁才能站稳脚步。 Mississippi Stud密⻄⻄⽐梭哈扑克, 他如此结论, 真是⼀款他妈的病态游戏。

他在房间⾥晃来晃去。躺在床上⽆聊地转着电视频道, 茫然看着电视节 ⺫。认为应该已经很晚了, 不过他看了看时钟, 发现才晚上六点。由于不知 道要干什么, 他⼜跑去冲澡。

这次他在吃⾃助餐时没给⼩费, 所以他的$1850还原封不动。他⼼不在焉 ⼜下到⽼⻁机的楼层, 投注$150在⼀台$15的Quick Hit快中机台, 就像命中 注定那般, 他连续转动⼗次、完全输了、⾝上剩下$1,700加上银⾏⾥的那 点零头。

system_chapter_11_12

他想到要让花旗骰最⾼押注提⾼到$2,000、然后押注$1,700在过关线看看 会怎样, 他⼜想押注$150在除了赔率注之外的每种押注上, 看着沉闷的花 旗骰赌桌(好⼏位玩家⼀下⼦就七点出局)想到应该如何是好。

David接着到点数机台查看他的积分、很⾼兴发现已经得到$120的⼀般优 惠、还有10,000点可以转换成$100免费筹码。他⼜回到Quick Hit快中⽼ ⻁机台、将点数载⼊、只玩每转⼀次$5的押注, 不过他最⼤的奖项只有中 到⼏次免费游戏、$120的奖⾦⽽已, 在半⼩时之内就将免费筹码给输光 了。

他拿出⼿机看看时间, 7:30. 如果你真的不想赌、在赌场真是⽆聊, 他⼼ 想。

他昏沉地在赌场⾥晃来晃去。⼼⾥只想找到可以信赖的⽅法去让他的 $1,700再回到$5,700, 这样就可补回之前在Mississippi Stud密⻄⻄⽐梭哈 扑克所输掉的$4,000. 然⽽, 他想不出所有妙⽅可以运作的游戏,实在是已 经⽆计可施了。他⼀⼼只想要赌、却⼜不知道如何将钱给赢回来。任何少 于$50的押注似乎已经变得毫⽆意义, 然⽽那⼜是他真正可以负担得起、 ⼜希望能够再赌⼀阵⼦。

终于, David总结出, 他已经体验过此⽣当中⼤起⼤落的情境, 他毕竟享受 了这三天的假期、即使让他输了超过两千块钱。他理解到, 为了能够再达 到这样的押注层级, 只要⽤⽼⽅法再累积资本: 慢慢⼯作再赚吧。这时, 他 决定回家去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David想要⾛路回去银⾏, ⽓温⽐起前⼏⽇还要更低, 他将⼿深⼊⽪⾐内瑟 缩地⾛着。他听说喝点酒可以让⾝⼦暖和些, 所以⼜⾛回刚刚经过的⼤ 厅。进去的时候, 他看到Nate Frazier⼀个⼈独⾃坐在⼀张桌⼦旁。

『可以做个伴吗? 』

Nate当时正在吃⼀份三明治、本来要拒绝的、他没有⽴即认出声⾳, 不过 他抬头⼀看、知道这位正是最近快速成为最好的赌客之⼀…⾄少以淡季的 标准来看。 『当然, David, 请坐。 』

David表⽰感谢、接着坐了下来。他想要说点什么、却⼜找不到话头, 『我 没想到会在这⾥碰到你。 』

Nate笑道:『有时候我待在这⾥⽐在赌场的时间还多。事实上, 我通常会 来这⾥吃午餐、或是晚餐, ⽆论你称做什么都⾏。除⾮我有约客户去吃晚 餐, 就这样。 』

David笑道:『我没好到可以受邀吃晚餐? 』

Nate答道:『不, 你是的, 我只是想起你是相当特别的类别。如果我那样 说错了、那真是抱歉。 』Nate注意到David放在地板上那⼀只装着⾐服的 塑胶购物袋。 『今天玩得还好吗? 』

『每件事都按照计划进⾏, 』David开玩笑说:『也就是说, 如果我的计划 是输掉四千块钱。 』

Nate对于玩家提起⼤输的话、很快就熟练到隐藏内⼼的兴奋, 扯谎道: 『那可真糟, 不过⾄少你将会有不错的优惠在等着你。 』

system_chapter_11_13

『你真的这样想? 』

『那当然, 』Nate开⼼答道:『你知道, 四千块钱在年度这个时节可是⼀ 笔⼤钱。这时候的赌场真的是死⽓沉沉, 那笔钱算是相当可观的, 我赌下次 肯定会因此帮你铺上红毯。 』

『那好说, 』David不经意答道:『我认为我现在也达到会员卡的最⾼层级 了, 但是还没100%确定、因为我还没去查看看。 』

Nate想到某些客户持有赌场的顶级会员卡, 『这个我有点怀疑, 』他答 道:『不过你可能相当接近了。只要继续在那些赌桌玩、押⼤注也是好 的, 员⼯可能将豪赌客的积分弄错了。 』

David耸耸肩:『别说我不在乎他们如何评⽐我的积分, 不过我真的在乎的 是有没有赢到钱。看起来我运作的⽅法都没有奏效。 』

Nate寻思如何回答, 除了很少有⽅法能够击败Golden Goose⾦鹅赌场, 他 知道最后没有什么⽅法是有效的。他慢慢嚼着⻝物、咽下去之后, 说道: 『你是知道的, David, 赌博对于许多⼈来说不只是输赢⽽已。事实上, 对 于⼤多数玩家⽽⾔, 那是⼀种刺激感, 那样的刺激兴奋就是赌博的体验。赌 局的起起伏伏、那般的情境, 如果每个⼈除了输钱之外什么也没有, 那么他 们就不会去赌了...如果他们除了赢钱之外却没得到什么...好吧, 我就怕会 这样。我实在不想就此失业, 我知道这是很⿇烦的。 』

David回想这⼏天、寻思是否这样的体验值得他输掉这么多钱。他对于 Mississippi Stud密⻄⻄⽐梭哈扑克的刺激感已经消退了, 当然, 经历过输 赢的刺激之后、⾼潮与低潮过去, 他最后只是觉得⽆聊。他的感觉就像是 赌局外围的旁观者, 对于⾃⼰的⼈⽣⼀切诸事、他只不过是个旁观者罢 了。

他想到再⼤赢⼀场、这样或许可以缓解那样的空虚感, ⽽⼤赢⼀次或许可 以取代空虚⽆聊。在这同时, 他理性的部分只想要继续⽤这笔钱寻求慰藉 快感。毕竟$1,700并不是⼀笔⼩钱、他⼜对这笔钱毫⽆负担。但是他⼜想 到, 可以⽤来⽀付房租给他妈、或许先多给两个⽉。他可以很简单地, 做他 想要做的事。

⼥侍⾛了过来, David点了⼀杯双份Jack威⼠忌加可乐, 『记在我的帐 上, 』Nate吩咐道。 David谢过他。

David好奇问:『如果我们不是在赌场内的话、这可不是要你出钱? 』

Nate讨厌坦承这样的事, 他认出David的本意、只是可怜他, 『别担⼼这种 事。这并⾮⽼板帮玩家买⼀杯酒, 这是我请你喝⼀杯酒, 我相信你有⼀天会 回报我的。 』

『多谢, 那当然, 』David答道。

尽管嘴上如此说, David想到很少有事情会是确定的。事实上, 他认为赌博 完全是难以确定的。 David审视当天的局⾯, 他或许总结出这样的想法: 如 果他再这样赌下去、肯定是会输光的。

David那晚没想到, 他感觉在⼀⽣当中从未完成任何有意义的事, 如果他再 这样下去, 他永远也不会改善。在⼈⽣的那个阶段、对于⼀个⼈来说还有 许多事可以期待, ⽽David却什么都不想做。且不论他就算赢到了⼤钱、获 得财务上的成功, 就算是如此, 他也觉得那⼀笔⼤钱也会「套牢」他的⼈ ⽣。

system_chapter_11_14

他⼜想到当天早上在会议室遇到荷官Matt那件事、骂⾃⼰竟然认为 Mississippi Stud密⻄⻄⽐梭哈扑克就是他命中注定的游戏。他也恼怒在 WizardofOdds概率巫师 ⺴站上让他拿到神奇的好牌, 如果他在免费试玩游 戏当中也得到后来实际赌局的结果, David就不会真的去赌了。他想着⾃⼰ 浪费最佳机会没去运⽤The Ultimate System终极妙⽅是难以避免的, 他对 于原则的坚持, ⾃⼰并不知道那还是错的, 反之却⼜渴望快速获得成功。

他急欲想要有所成就、却⼜总没能够达成, 他的妈常对他说道:『...在地 狱⾥的⼈总想渴望⼀杯冰⽔, 』这样的话语充塞他的脑际。接着⼜是他喜 欢的哲学⽼师说过的话, 『没有努⼒的成功远远⽐不上努⼒尝试之后的失 败。 』就那样, David想到⾃⼰还没体验到任何成功的滋味、除⾮他坚守 原则去实⾏The Ultimate System终极妙⽅。

David⼜再度学到他的⼀课。然⽽, 他永远学不会赌博最重要的⼀课, 「⼀ 个⼈是⽆法期待去击败⼀种负值期望值的游戏。」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⼀个声⾳打断他的思绪, 『哈啰, 哈啰, 我说祝你有美好的夜晚。我必须要 回去了, 你想⾛吗? 』

David的遐想被Nate的声⾳打断, 他依稀察觉到Nate好意请他喝酒, 是他⾃ ⼰出钱请的, ⽽David之后就没再和他说过话。他茫然问:『去哪⾥? 』

『回去赌场啊, 』Nate答道:『我载你从赌场回去⼯作是⼀回事, 不过我 ⼜想到就这样让你回去、感觉有点奇怪。事实上, 我不能就这样⽩⽩浪费 了这顿午餐的机会! 』

David实际上也想要回去Golden Goose⾦鹅赌场, 毕竟他或许还有⾜够的 资本去玩、如果他遵守纪律去赌的话。经过短暂琢磨之后, 然⽽Nate之前 说过赌场会照顾豪赌客的话⼜回到他⼼⾥, 他想到要是回去的话、也只能 从⼩赌开始, 『不, 多谢了, Nate. 我很感谢, 不过我想这次度假就算结束 了。 』

Nate难掩失望之情, 他的同情⼜被贪婪的念头所取代, 如果David会来酒吧 这⾥、表⽰⾝上还有钱的, 『没问题。我只是想到要是到那⾥的话、可以 提供什么优惠, 不管怎样。晚安。 』

David喝完他的酒、想过去吧台再点⼀杯, 当他⾛过去时, 他⽆意间听到酒 保与⼀位久经⻛霜的⽼⼈在说话、这让他想起Sammy, 『...⽆论如何, 那 些⺩⼋蛋将我给赶了出了, 说我是在算牌。 』

『是, 』那酒保问:『你有吗? 』

『我当然有啦! 』⽼⼈说完之后、边笑边咳着:『但那⼜怎样? Golden Goose⾦鹅赌场⼜没输什么⼤钱给我, 相信我, 他们在其他⼈⾝上可是捞到 不少钱呢。 』

David忍不住问道:『你是在说什么? 』

『靠, 』那⽼⼈答道:『你请我⼏杯啤酒、或许我会想告诉你。 』

David有点怀疑, 不过他有⼀千七百块钱、⽽且没别的事可做, 所以他点了 另⼀杯双份Jack威⼠忌和可乐、帮⽼家伙也点了另⼀瓶St. Pauli Girl圣保 利⼥孩啤酒。 『好吧, 你就说吧。 』

『那很简单, 』⽼⼈答道:『你在Blackjack⼆⼗⼀点算牌, 不过只有算到 好牌时才赌。这叫做backcounting倒数算牌, ⽽Golden Goose⾦鹅赌场将 我给赶了出来、因为他们知道我是这样才赢钱的。 』

system_chapter_11_15

David也讨厌这样承认, 他忍不住想到Golden Goose⾦鹅赌场张开双臂愈 来愈欢迎他, ⽽他可不想冒着⻛险让赌场给赶出去。他对于⽼⼈所宣称在 赌场获得优势的⽅法感到兴趣、这样赢钱总⽐输钱要来得更好, 『好吧, 你 是怎么做的? 』

那⽼⼈保持承诺, 解释了基本算牌的原理、甚⾄拆开⼀副牌组尽⼒说明他 的⽅法。 David⼀点也不懂, 不过他说:『我有差不多⼀千七百块钱, 你何 不和我⼀起过去、告诉我何时可以赌? 』

⽼⼈开⼼笑了起来、答道:『你是犯傻还是怎地?我说过我被他们赶出来 了, 我其实可以...好吧, 在技术上...我如果回去的话、在技术上是会被逮捕 的。 』

David⼤惑不解, 『为什么逮捕!?』

⽼⼈⼜喝了David请他的第⼆瓶啤酒, 『你是什么意思, 「为什么?」你可 有在听吗?他们将我赶了出来、并且说如果我再回去的话、会犯了违法闯 ⼊的罪名。 』

『妈的! 』David继续问道:『你的妙⽅是什么? 』

『妙⽅? 』⽼⼈家显得震惊, 『押注妙⽅是给笨蛋⽤的!我说的是算牌, 你不懂吗?我是说当你在牌⾯有优势时、只要任何押注都⾏。我可以说得 再简单⼀点?我想我需要再喝⼀瓶啤酒、如此我才能再试看看是否能够教 懂你。 』

David帮⽼⼈再点⼀瓶啤酒、⾃⼰也点了另⼀杯双份威⼠忌, 他很惊讶发现 ⾃⼰很轻易就开始习惯喝起酒来, 『好吧, 继续。 』

⽼⼈知道David对于赌博的了解程度、觉得有义务要继续说下去, 『看好, 当⼗点和Aces很低的时候, 你就得撤, 当⼗点和Aces很⾼的时候...哦. ..我 没想到押韵的字眼, 不过那就表⽰好牌。我⽤的算牌⽅法称做Hi-Lo⾼低, ⽽我已经解释过两次了, 不过如果你再继续请我喝St. Pauli Girl圣保利⼥孩 啤酒, 我或许会愿意再说第三遍。 』

David同意了, ⽼⼈利⽤⼀组扑克牌再次详细演练⼀遍...

『当然, 』⽼⼈结论道:『他们不会让你有机会只算⼀副牌组, 这是不会发 ⽣的。事实上, 他们不会有任何单副牌组的游戏, 所以那是没意义的, 我只 不过利⽤这副牌来解释它的变化⽽已。 』

『所以说, 』David问道:『你可以赢到多少? 』David俯下他的头、阴森 地低声说道:『⼏百万? 』

⽼⼈⼤笑起来、他必须伸⼿扶住吧台、以免从椅⼦上跌落下去, 『不, 不, 不, 在情况好的时候, 你会有⼏把$500押注是有1%的优势, ⼤约如此上下, 你或许会赢到⼏百块钱。我猜你可以赢到⼏百万, 当然得等上好⼏年。我 想我应该有的, 不过那是超过⼆⼗五、三⼗年...我⼝渴了, 这⾥。 』

David⼜帮⽼⼈家点了⼀瓶啤酒、⾃⼰也点了⼀杯双份威⼠忌。

⽼先⽣继续说道:『不过, 你要知道, 这需要下很⼤的⼯夫。我是说, 不是 真的去运作, ⽽是时间。有时候你会有点失算, 没有什么事是完全保证的。 我现在被The Goose⾦鹅赌场赶出来并不在乎, 附近并没有别家的赌场。 这从来就不是我主要的收⼊来源, 我只是在这⾥退休、因为我是在这⾥⻓ ⼤的、没别的事可做只想赚个⼏块钱⽽已。 』

David忍不住对于Golden Goose⾦鹅赌场赶他出来的事感到讶异, 禁不起 好奇、他问:『你从他们那边赢了多少钱!?』

system_chapter_11_16

『⼏乎没有!!!』⽼⼈夸张地说道:『⼏乎没有。我什⾄没⽤到半点专业的 技巧, 我不过只想有事可做⽽已。我的标准押注是$100, 所以我每⼀把牌 只赢不到⼀块钱。 』

David觉得怀疑, 『然后, 他们因为这样就赶你出去?你才赢到多少, ⼀天 五⼗块钱? 』

⽼⼈摇头说道:『甚⾄还不到, 我纯粹只是好玩。不能再赌太久了、因为 腿会酸, 或许$20.』

David想起他那天输掉的四千块钱, 『为什么⼀天只赢⼆⼗块钱、他们就赶 你出去? 』

⽼⼈抱怨道:『你知道, 他们是⼩地⽅, 经营⾮常费⼒。听起来奇怪, 不过 他们对于算牌者的政策⾮常严苛。他们的规则甚⾄不怎么好。你在分牌之 后是不可以加倍赌注的, 那是其中⼀则。或许现在你可以了, 之前是不允许 的。 』

『你现在可以了, 』David确认地说。

吐出最后⼀句, ⽼⼈结论道:『⽆论如何, 他们就是⼀群机歪的娘炮。 』

『机歪? 』

『是的, ⼀群机歪⼈, 那是我说的, 』⽼⼈家醉醺醺地答道:『都是在地 ⼈...我是说...你会将地称作⺫的地?我是说...嗯...他们99%的钱都来⾃这 些当地⼈。懂我在说什么吗? 』

『我怕我不懂, 』David坦承。

『不, 听好, 』⽼⼈答道、眼睛似乎要冒出⽕来, 『他们都是当地⼈, ⼏乎 全部都是。这可不是拉斯维加斯Venetian威尼斯⼈那种度假层级的赌场, 这地⽅只是充斥⼀堆平价的酒店房间、除此之外、就是垃圾。你说的主要 是招引赌博成瘾者、就是当地⼈。你不会有⼈从加州过来、说道:「让我 们去Golden Goose⾦鹅 (打嗝) Casino赌场, 」它就只是中⻄部的好⼤去 处⽽已。不会有这种事的。 』

『我不懂你在说什么, 』David坦承说道。

『我说的是, 』⽼⼈结论道:『他们只从这附近的当地⼈⾝上捞钱、并没 有像度假赌场那般提供回馈。在它来说, 或许这样就好, ⼈们可以随意怎么 花⾃⼰的钱, 不过他们没理由将⾟苦赚来的钱给扔在这⾥浪费。 』

David发现⾃⼰多半同意⽼⼈的论点, 不过还是有点困惑, 『为什么你说他 们招引赌博成瘾者? 』

『这问题在于⼀个地⽅是否就是⺫的地⽽定, 真的。 』⽼⼈继续说道: 『当你说到⼀处度假所在, 除了赌博以外还有别的, 赌博只是那⾥的⼀个⾯ 向⽽已。拉斯维加斯就是赌博的胜地所在, 它是⼀处⺫的地、⼤⻄洋城也 是。⾄于Golden Goose⾦鹅赌场, 坦⽩说, 对于留住赌客之外没别的去处, 这就是当地的所在, 只是可以赌博的最近距离去处⽽已。 』

system_chapter_11_17

David最后了解⽼⼈的意思, 不过他还是不很明⽩算牌的概念, 即使他懂, 这个议题也引不起他的兴趣、因为那样似乎也不是保证可以迅速赢到钱的 ⽅法。他请了⽼⼈家另⼀瓶St. Pauli Girl圣保利⼥孩啤酒, 感谢他的时间, ⾃⼰再点⼀杯双份Jack威⼠忌加可乐、决定去玩机台剩下的$57.

不知道为什么, 他选了⼀台称为Wolf Run跑狼的⽼⻁机、那是在赌场⼀处 五⼗分钱⼀转的机台。在David所住的州, 除了赌场以外、在⼀些⼩的地⽅ 称为「Slot parlors⽼⻁机室」有⼏台⽼⻁机、酒吧也允许设置, 同样的也 是⼆⼗⼀岁以上才能够进⼊其内。尽管赢了⼏把, $30左右, David在⼀⼩ 时之内输光他的$57.

当时, 他还剩下$1,600, 就此离开那⾥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David还没达到「欲罢不能」的境地, 也就是说, Golden Goose⾦鹅赌场还 是离⺫的地、他家、很近的所在。他有点考虑回去、甚⾄醉意蹒跚朝向 Golden Goose⾦鹅赌场⾛去, 不过最后还是决定回家, 结束这⼀晚, 等到他 的资本⾜以再适当运作他的妙⽅再说。只要再等⼏个⽉就可以了, 他想。

David⾝上的酒意已经让他不再觉得空虚, 他纠结着那位⽼⼈对他提过的 「Backcounting倒数算牌」法则。他想要找出关于算牌的⼀些资讯、看看 整个事情到底是什么, 就在这时, ⼿机响了。

David认出这是Nate的号码, 就接起电话:『怎样, Nate?』

Nate听起来很兴奋, 『嘿, David, 因为这是周末、你知道赌桌⼤部份是整 夜开放的, 是吧? 』

David有些困惑, 『我要回家了, 这⼜与我何干? 』

『听好, 』Nate说道:『由于你之前的状况, 我能够给你⼀笔$100的免费 押注优待券, 这甚⾄不会影响到你的优待底线, 你必须在今晚使⽤它。 』

David看到⼗字路⼝的路牌「Grandview南路与第⼆街」, 知道他还没到回 家⼀半的路程, 『如果我回去的话、可能还会想再喝⼀两杯。 』

Nate⽴即答道:『都安排好了, 我决定亲⼿将你弄到最⾼档次的等级, 虽 然还得费⼀番⼝⾆, 所以你现在可以随时得到免费的饮料、都不⽤再从你 的餐饮点数扣除! 』

『还有, 我已经退房了。 』

『我可以打电话给他们、让你很容易就可再回去住, 』Nate答道:『你只 要到酒店柜台拿钥匙即可。事实上, 我会将你的新会员卡和免费押注券留 在他们那边! 』

David忍不住对整件事有不祥的预感。他基本上荷包已经⼤失⾎, 正准备⾄ 少保住这⼏天仅存的$1,600逃离这⾥。他在内⼼纠结着, 不过最后回应 道:『当然, 我会过去那边。 』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David回到赌场、发现他的「免费押注」只适⽤于even money等额赔率的 押注。他将它拿到花旗骰赌桌、等着骰⼦轮到⼿中, 放置他的优待券在过 关线上, 他⻢上掷出七点。他的免费押注被换成⼀枚⿊⾊筹码。

David看到⼿机上时间⼏乎是午夜, 即使他想买⼊筹码再赌, 或是将⿊⾊筹 码换成⼩额筹码, 不过却跑到出纳柜台将筹码给换成现⾦。很意外发现⽪ 夹⾥还有⼀块钱、那是之前在酒吧剩的, 就将这块钱给出纳员当做⼩费。 『很慷慨, 多谢你, 先⽣。 』对⽅回应道。

David回到他的房间, 将闹钟设定成早上九点、接着就睡了。他的梦被惊醒 了、在梦中他玩Mississippi Stud密⻄⻄⽐梭哈扑克拿到四条Kings、赢到 ⼀万块钱。浴室的灯亮着, 于是他蹒跚进去关灯、忽然感到想要⼩便。

解⼿之后, David洗着⼿。他⼀边不停洗⼿、⼀边朝镜⼦瞪视好⼏分钟。当 他最后终于将⽔槽关⽔之后, 他问⾃⼰:『我到底在干什么? 』

他环顾四周、宛如有⼈可以回答他的问题。他回到房⾥、第⼆⼗次数着⽪ 夹内的钱, $1,700, 当天稍早的时候还有$5,700. 尽管免费押注还赢了钱, 他想到得要想办法解决那天输掉超过四千块钱的问题。

他⼜怕会再度上班迟到, 看看时钟, 已经是7:00 a.m., 虽然他觉得好像都没 睡。他甚⾄考虑熬夜不睡, 却想要在闹钟响之前的最后两⼩时再睡⼀会, 于 是躺回床上试着⼊睡。

system_chapter_11_18

⽆论怎么试、他⼼中还是念着⼀天之内输掉超过四千块钱的事实。这个数 字持续在⼼⾥盘旋着, ⽆时不在搅扰着他, 直到闹钟开始播放Boston专辑 那⾸《More Than a Feeling》, 他发现⾃⼰都没睡。他关掉闹钟、歪斜⾛ 进到浴间。

即使在⽤了免费押注之后、他曾经想控制⾃⼰别再赌, David满怀羞耻⾛路 回去⼯作。他已经被这款奇怪的游戏、称之为Mississippi Stud密⻄⻄⽐梭 哈扑克所掳获, 再度背离他的押注妙⽅, ⽽且付出巨⼤的代价。他浑⾝颤抖 着, 不只是因为没加件⾐服, 也是因为想到⾃⼰曾经⼜想买⼊筹码、将⾝上 所剩下的钱全部⼜给赌进去。

他不想要跟谁说话, 虽然到了⼯作的地⽅之后不得不如此, 他将钥匙投进 「快速退房」的地⽅、⼀路⾛出赌场、朝向A Penny Saved省⼀分钱杂货 店的⽅向⾛去。

他⾛着⾛着, 想到接下来空虚的⼏个⽉、还有那份没出息的⼯作、得努⼒ 再赚到四千块钱、再让他到赌场适度运⽤The Ultimate System押注妙⽅, 这次得做对才⾏。他⼜有点欣慰、可以利⽤这段时间去想出更好的策略、 或许是不同的游戏, 可以运⽤他的妙⽅。

在这同时, 他⼜想起前晚在酒吧与⽼⼈的对话、这也纠结着他。毕竟, 如果 这家伙被逐出赌场、那他肯定有什么本事, ⽽他们提供David $100免费押 注、不过只是要他再回去赌更多⽽已。他如此结论, 若是好好运⽤他的押 注妙⽅, 那么被Golden Goose⾦鹅赌场赶出去也是迟早的事。他决⼼下次 要谨守他的妙⽅、确保会得到成功。改变策略或是疯狂押注都不允许, 他 以为之前就犯过这些错误。

他想过就近找⼀家便利商店叫出租⻋, 却⼜决定, 我花出去的每⼀块钱、都 会让我远离所需成功的四千块钱⺫标, 还有, 他头脑理性的部分告诉着⾃ ⼰、还有超过四千块钱的⺫标要迈进, ⽽成功之路还尚未确定。

回到第10章。.

关于作者

Mission146是⼀位育有两个孩⼦的骄傲丈夫与⽗亲。他给⼤多数⼈的观感 是安静⽽低调, 幸好如此。 Mission146⺫前是Ohio俄亥俄州的受薪⼀族, 喜欢纪录⽚、哲学、博弈讨论。 Mission146愿意为钱写作, 如果你希望他 这么做的话, 在 WizardofVegas.com 开⽴⼀个帐号、提出你的要求传送私 ⼈讯息给他。


撰写者: 

巫师 推荐

在这一页